法身寺信众正式公报 2017年2月22日17时20分

0

法身寺信众正式公报

20172221720

 

法身寺施命法师鉴于吾等寺院信众之彷徨,特此向地区首席宗教长老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作如下声明。参阅法身寺施命法师前曾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所做出之解释,吾等法身寺信众特此发布本正式公报,一释吾人一致之公论及心中对执法人员进入寺院搜查之忧虑:

 

  • 白榄寺祖师金像是否真金一事现竟有怀疑之声,吾等特此作出释疑。1994年(佛历2537年)铸造金像时,当时皇储今之吾皇拉玛十世皇曾亲临法身寺参与盛会,并做布施。如今质疑金像之真假实为可笑。

 

2、 本寺大雄宝殿安奉界石之日,吾皇拉玛九世曾指派斯琳通公主殿下及皇储殿下亲临本寺,代表吾皇赐予界石并参与盛会。现今,本寺大雄宝殿竟遭斥为非法潜建,其情实属荒唐至极。

 

3、于此严峻时期短短两周之内,为数300余项针对本寺指控汹涌而至,副总警长   Srivara Ransibrahmanakul尚宣称即将有更多控罪指向本寺,如此情况实有不合逻辑之嫌。如非存心迫害,岂有此等难以置信之荒谬情事。如此强行增添欲加之罪,岂能免遭国际社会贻笑大方?

 

4、法身寺奠基于虔诚信仰与无数信众捐出血汗金钱而有近日之势,本寺院诚乃民众所拥有。政府官员勒令称倘若民众拒绝离开寺院,即将截断水电及食物供应,并将对滞留民众进行检控。此等劣行,与强行将民众逐出自身所拥有之物业有何异?

 

5、剃度比丘授以神职乃对佛教传承之无上贡献,引导比丘修习正道诚乃无上功德。培养全寺三千比丘更是耗时费心、呕心沥血之事。现今,轻蔑指称寺内比丘皆非正道,甚至威胁将众僧全体解除僧籍、勒令还俗。吾等信众誓死不允。

 

6、动用临宪44条法规之下,有关当局已由2017年2月16日至今,多次进入寺院严密搜查。所有寺内建筑,每一空间皆已搜查完毕,封锁6处出入口,15栋建筑物被贴封条严禁进入,部分建筑甚至被多次反复搜查。如此犁庭扫穴,却并未搜出所寻之本寺前住持法胜法师。所有搜查行动皆经特案厅(DSI)正式记录在案,甚至拍摄其过程,明显证实搜查应已完成,但仍坚持再度搜查,声称尚有未尽之处。

 

鉴于上述多项,吾等对执法过程极度反感,并因此对执法机构丧失信心。

 

本寺施命法师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所提呈情,仅属受吾等托代为呈情而已,但竟遭指责为拒绝合作,诚属歪曲事实。

 

事实显示,特案厅(DSI)当初进行搜索前通知本寺,其行动仅属执行搜查令、搜寻法胜法师而已,但如今竟然命全寺僧众及信众离开寺院。命令中虽云僧众及持有寺院工作证件者可留在寺内,但吾等深表怀疑。试想,特案厅(DSI)显然明白法胜法师已不在寺内,但仍坚持不撤,声言法胜法师投案后方才结束此次行动,其居心何在?吾人认为,此举有占领我寺、强令僧众还俗之谋。

 

特案厅(DSI)经已数次搜查全寺不果,但仍然动用大批警力、物力,劳师动众、劳民伤财,甚至仍在增加警力,指责我寺僧众及信众有不法之举,其中似有不可告人之密。目今已有信众认为此举乃意图强占我寺夺取庙产及资金之举。

 

上述令吾等信众忧心忡忡,并对执法机构存高度怀疑。如此互不信任之下,社会稳定及国家和平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