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身寺夜未眠—我看泰国现今的佛教危难 part2

0

22 Feb 2017

过了三天又三天,法身寺遭到封锁至今已进入第七天了。

在过去这几天中,从一开始的便当盒,到后来的袋装食物;从一开始的两菜、一菜,减至像调味包大小的配菜及干粮。但无论再怎么节衣缩食,寺院里还是洋溢着了满满的人情味。一位义工妹妹好心把她的一大桶饼干给分了出去,此时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只要有缘坐在一起的就是亲戚,没想到饼干桶转了一圈回来后,又是满满的一大桶,但里面所装的却不是之前的饼干,而是各式各样不同的零食,原来其他信众取用了她的爱心之后,又将自己的零食装进去与她分享。小小的动作,既可爱又温馨。

我奔走在寺院里,忙着一些事情,几乎错过了用餐时间。来不及回到孰悉的地方,看着角落有一些食物,腼腆地问了一声: 请问这些食物有主人吗? 在旁边的义工立刻回答: 这些食物所有人都可以取用,随即将所有食物放到我面前任我挑选。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用餐,吃着吃着,堆到我身边的食物也越来越多。当天那一餐,吃进肚子里虽然只有几口白饭和真空肉片与干粮,但心里的感受像在家吃年夜饭般的温馨。

好几天了,几乎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因为每天晚上都会收到深夜军警会强行入寺的消息。见到孰悉的法师,轻声问了一下:

法师! 今天一切正常吗?

正常。

喔!可是有消息说半夜会有行动。

所以说正常。因为随时都有这样的消息。

法师! 您今天负责值班到几点?

我负责寺院24小时的安全。

…………

的确,执法的一方是政府,从各府调来的军警不计其数,他们可以一批换过一批,一班换过一班,可是寺院里挺着的就是这些法师与信众。

在这几天中,有好几位法师与信众受伤。有位妇人锁骨骨折,身上还留着警察的大脚印;有的遭电击挫伤,更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受伤事件。屡屡这样的画面,总叫我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因为纳税给政府的是民众,但政府却命令军警来对付自己的民众。

看到电视新闻,一位政府高官对名众怒喊: 不要再抱怨政府造成你们的不便,不要再要求政府取消执行第44号令。如果你们想要求,就是要求法胜法师出来到案。都是他不出来到案,你们才会这样的。一天逮不到他,就一天不取消号令。令我猛然惊觉: 原来我们是人质?  被用来要挟师父就范的人质?

师父不愿意离开寺院去报到,除了因为病重,更担心在审讯期间会被强迫要求还俗或其他。这不是毫无凭据的穷担心,而是泰国政府早有这样的前列。执法单位DSI先是不应寺院的要求,前来寺院里接受法胜师父的报到,之后又大张旗鼓地强制逮人。这些前因后果,连我这一位泰语不太通的外国人都搞清楚了,泰国人还会依然再混淆不清吗?

法身寺再怎么幅员广阔,建筑再怎么雄伟,还不都是信徒的捐献,还不都是用来举办净化人心的场地。不让出家众留在寺院修行,不让在家众进入寺院修功德,寺院何以是寺院? 泰国何以称为佛教国家?

政府单位一直说要将不相干的人驱离法身寺,但这些信徒携家带眷来守护寺院,早已将寺院当成是他们生命最重要的依靠,其中许多人曾经在这里出过家,曾经在这里找到生命的重生,更有许多人是法身寺僧团的家族血亲。到底谁是不相干的人呢?

虽然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个事件将会如何落幕,但可以确信的是此时此刻的法身寺不仅是宗教与政治的战场,是人性善与恶的角力场,更是行善往生天界与造恶堕入地狱的分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