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藏传喇嘛的评论

0

一位藏传喇嘛的评论(评论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专业博士毕业生)

关于法身寺,我想说几句:

之前看到一篇自以为泰国通的人撰文说:泰国传统的法宗派重视理论学习,而法身寺只重视禅修和社会活动。评曰:胡扯。泰国常年举办国家巴利语等级考试(用巴利语考经律论原典佛学知识,相当于藏传佛教的格西考试),法身寺无论是通过人数还是成绩,都长期名列前茅,甚至开先河地允许居士参加学习,甚至有培养出来的女居士通过了最高的巴利语九级考试(相当于拉然巴格西)。法身寺固然重视禅修和社会活动,但寺院对僧人的理论学习要求也是极为严苛。我拜访过法身寺的沙弥村,小小沙弥本该是玩乐的年龄,课表也排得非常满,学习紧张有序。我还曾经因为合作项目的关系,花过两年时间,每周末跟随法身寺的几位法师研读巴利文的《长部经》,他们对巴利经文及注释的熟悉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佛学教育到底是怎么回事,凑热闹的专栏记者是看不懂的。

上述报道还说:法身寺不重视戒律。真不知道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是随口说出来的还是用脚趾头想出来的。不说别的,法身寺僧众过午不食;不得浪费信施,吃饭后连渣滓都要冲水或蘸面吃下去;不触碰女人,接受供养时先放在桌子上的供养布上,而不是直接拿。这几条,不要说是在法身寺寺内,就是我认识的几位法师,在北京读书期间,也一向如此。冬季泰国温热、北京严寒,他们却从来不穿羽绒服和大衣,天天如法三衣加身步行上课,看着都觉得冷。对己之严格、待人之谦和,给老师同学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拜托胡说八道之前,能不能先去法身寺住几天、看一看?

铺天盖地的报道说法胜法师洗钱。起因在于法师代表寺院接受了一大笔捐款,而这笔钱后来发现系捐款人挪用空赞信用社公款所得。DSI(特别调查厅)认为这笔款项涉嫌洗钱,曾经两次控告施主本人和法胜法师。法庭经调查,都宣布证据不足,控告无效。空赞信用社也因法身寺得知事实后第一时间筹措款项退回了这笔钱,而撤销了民事诉讼。DSI竟然屡败屡战,这次甚至不惜动用临时宪法第44条“独裁法令”加以抓捕。什么目的?想想就知道了。

有人问:法胜法师如果没问题,为什么不出面?除了法师本人身患重病外,按照泰国法律,被控告者即使纯属遭受诬陷,仍然可以被收押拘禁;僧人依法不得收押拘禁,所以,在收押僧人之前,必须强制令其还俗。因此,历来泰国政府想处理僧人时,一般都是首先制造舆论,令公众视其为罪犯,然后控罪,强制还俗、收押;在调查证据期间,还可以无限期地拖延拘押被告人。这对于有道心的出家人而言,无异于死刑;对于一个以该出家人为领袖的佛教团体而言,无异于挫骨扬灰。

 

有人说:那为什么几乎所有报道都是负面的?还有人说:泰国是民主国家,他们的报道应该没有问题。帮帮忙!自从2014年军政府政变上台,成立“维稳委员会”,先发戒严令,再出台临时宪法,暂停党派活动、控制媒体,打着反贪腐名义打压异己、抓捕反对派,历来饱受诟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军政府总理巴育226日说过一段话,了解泰国政治格局的人,读一读,就能品出是什么味道:“维稳委员会宣布特别管控法律,只是为了让国民看到什么行为是正确的,什么行为是违法的,要使社会问题获得解决,大家必须齐心协力,而不是只等军方发布特别法律,就像2010年红衫军示威时也出现了同样的目无法纪情况。”他甚至赤裸裸地威胁道:“如果国民仍然没有法纪观念,就会继续遭受同样的命运,不光是法身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