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法身寺信众不愿让法胜法师到DSI办事处报到

0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万佛节后第3天),泰国军政府下令动用数千名军警包围法身寺,目的仅为逮捕一名被政府指称涉嫌洗钱、占用国家林地及另外数项罪名的僧人。吾等认为如此迫害本寺前住持之行为属于政治迫害。

自從2015年2月该涉嫌洗钱案成为头条新闻,整整一年来,该案件反复被地方媒体报导,直至2016年3月被指控者才接获执法机关传唤,前往指定地点“听取”控罪。

此项对泰国最大寺院法身寺前住持之指控并无实际证据,国家反贪污部门已在调查报告中确认此案无任何洗钱行为。被告人法胜法师只是在数千人参加的公众场合当众接受该笔捐款,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得知捐款者所捐款项之来源。作为寺院建设用途的该笔捐款,皆有明确财物证据显示其支出明细。

法身寺信众在得知该笔捐款乃被指涉嫌盗用公款案之款项后,立即筹集与捐款数目相同的钱款,退还给该盗用公款案之受害信用合作社。该所谓涉案信用合作社——空赞信用合作社接受退还款项后,即立刻撤销对法身寺的起诉,并致函法身寺信众表示感谢。

 

 

https://www.dmcchinese.tv/?p=583

 

占用国家保护林地案件指称,法身寺所属位于Loei省Phu Reua地区的禅修中心、及位于Nakhon Ratchasima省Khao  Yai地区的世界和平谷禅修中心,皆涉嫌占用国家林地。

所有控罪中有1项“煽动”罪,属打击犯罪条例管辖。19项控罪属自然资源及环境犯罪警察条例管辖。

103项控罪属于Phang Nga省Koh Yao地区警署管辖范围内一处已被军事政府查封的法身寺所属产业。

6项“违反国家保留林地法令”控罪属于Loei省Phu Reua地区警署管辖,最后1项同样的控罪属于Tak省Umphang区警署管辖。

数量庞大、形式各异、偏激武断的控诉,皆属于技术性及欲加之罪。所有控诉皆未曾向法院提出检控,原因仅为法胜法师尚未被捕。

 

事件简报

  • 2017年2月15日

当日,军政府引用临时宪法第44条,宣布巴吞他尼府法身寺及附近地区为戒严管制地区。此法令赋予军政府无限权力管控此戒严地区。

临时宪法第44条颁布后,数百名特案厅(DSI)人员及警察来到法身寺,封闭寺院所有出入口及附近数条道路,设置路障并宣布该地区为“特别管控区”。

  • 2017年2月16日

当日下午,特案厅(DSI)领导数千名警员进入法身寺搜捕法胜法师,寺院所有僧俗众人全面配合执法人员。

–  执法人员准备关闭法身寺各出入口。

– 寺内晨间外出托钵僧侣被禁止回归寺内。

– 由于道路被封,市民不能正常进行日常生活,造成严重不便。

– 执法人员准备搜查法身寺。

– 执法人员彻底搜查了寺院第一区。

– 执法人员关闭所有出入口,将所有人禁闭在寺内。

 

  • 2017年2月17日–18日

– 特案厅(DSI)及警方人员联合进行搜查2月16日未曾搜查之地区。

– 寺内所有僧俗众人等给予全面合作。

– 所有出入口仍然封闭,仍禁闭在寺院内的人员,寺外附近地区居民因道路封锁无法回家。

– 特案厅(DSI)召集后援人员。搜查结果:未找出任何违法物件。特案厅(DSI)封闭寺院数处建筑物。

– 执法人员携受过专门训练的警犬进行搜索。

– 寺院僧众全力配合搜索。

– 超过18座建筑物遭执法人员封闭。

  • 2017年2月19日

连续3天,特案厅(DSI)人员在法身寺人员全力协助下彻底搜索了整座寺院。政府于19日当天下令,所有非寺院常住僧侣及信众必须于下午3时前离开寺院,并命令所有寺院常住僧俗人等向特案厅(DSI)报到接受检查。

政府调集更多警察部队严密包围法身寺,禁止寺内近4,000僧侣、沙弥及数千位寺院工作人员进出法身寺。自2017年2月15日起,平日来寺诵经、祈祷及静坐的民众皆被阻挡于他们同心协力建设的寺院外。

 

 

此事件不但耗用國家大量經費,而且严重违反人权及自由。一些希望推翻佛教的团体,雇佣了一些社交及新闻媒体,尽一切努力制造事端,目的是要将72岁高龄、获过无数佛教奖项及世界和平奖项的法胜法师丑化,诬陷成一名罪人。

自2017年2月16日至3月10日,同心协力共建法身寺的常住法师和全体信众们,都自愿留在法身寺内,遵循佛陀的教导:以和平不伤害的行为诵经打坐、以慈悲心祈愿人人快乐。

 

 

 

本周五警方在军队支持下,在面积庞大的法身寺3处地点(A区面积为196泰亩,B区为130泰亩。Boon Raksa大厦地处另一57泰亩区域),再次搜查法胜法师,结果还是没找到。在巴吞他尼府主管高僧协调下,执法人员获准再次进入法身寺搜查。

特别调查厅(DSI)厅长向媒体宣布将再次进入法身寺,搜查A、B地区及Boon Raksa医疗中心。不过总理巴育还继续引用临时宪法第44条之无上权力签发命令,将面积2,300泰亩的法身寺及其周边地区列为戒严管制地区。

 

 

无论如何,法身寺的新闻被传播到全世界后,引起大众好奇,认为假如法胜法师真的清白无罪,为何不出来澄清事实真相,让司法程序能继续执行?

法身寺信众不愿让法胜法师到DSI办事处报道的原因,有如下几个原因:

  1. 因72岁高龄的法胜法师常年疾病缠身,医生要求不宜远途走动,特向DSI申请,恳请DSI到寺院陈述指控。

 

  1. 目前泰国的法律漠视比丘的宗教自由。如果有比丘被列入刑事案件的可疑人物,就算案件审判结果还没出,只要审查人员认为要控制该比丘,或法庭不允许担保释放,该比丘就要被迫还俗。他们想得太简单了:若无罪就再受戒出家。

 

 

泰国曾经发生许多此类案件。根据僧团管理条例29项,当某位出家比丘被捕,如果暂时不能释放,那么就必须先还俗,舍弃出家人的生活。对于戒律来说,僧人被强迫还俗,就相当于被判死刑一样。例如,贴斯林寺的悟东长老,被指控有关徽章事件,被先令还俗,但最後法庭审判他无罪,谁负责任呢?逼他接受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导致该长老心愧疚致死。另外还有言达法师事件,言达法师是一位有名的得道高僧,因被诬陷指控,不得不被迫还俗,最后经过调查,原来全都是诽谤。可是造成的伤害无人可以承担。http://www.mindfulnews.net/2016/06/blog-post_86.html

 

  1. 法胜法师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已被控告了三百多个案件,而且每一个案件都有命令先把比丘收押,不准保释。这些案件虽然法庭还未审判,但比丘难逃在三百多案件中有令还俗的危险。很明显这是故意诬陷法胜法师的。

  1. DSI的所作所为对空赞合作社没有一点益处

Mr. Supachai Srisupa-aksorn 全部签出的支票数额为113.67亿泰币,但供养给法身寺开出的支票只占8 %。更重要的是这8 %的数额,法身寺信众已设立救助金如数归还。但DSI却锲而不舍的只追究法身寺的责任。如果DSI真的为空赞合作社的利益设想,应该全力去追查剩余的92 %支票数额的去向。这样才可以真正的帮助到空赞合作社和信贷者们。

http://thaipublica.org/2015/03/credit-unions-klongchan_51/

4.11 除此之外,还推动各种反对法身寺和诬陷法身寺的事件,如:在网络上建立很多伪账户,发虚假的信息诋毁寺院;记者本人亲自来到寺院访问了解真实情况后发现,电视台播出的内容与事实不符,混淆视听,远离事实。如果法胜法师真的违法,那么法胜法师一定会遵守国家法律程序,接受调查。可是,很显然,背后是否隐藏着另一个目的,或者有第三方一心想推翻佛教?

4.2  DSI是国家的司法部门,理应公正执法,反而请反对法身寺的人,如培本▪尼达完、玛诺▪列哇尼和佛教自由组织作为打压法身寺的顾问,这样公正吗?http://www.manager.co.th/Crime/ViewNews.aspx?NewsID=9590000046989

 

4.3 培本▪尼达完在电视访问——“直问直答”栏目中说:“要强行使用僧团条例第30条,抓捕到法胜法师就强制还俗,如果不能抓到他,让他还俗,那我就无地自容了.”

僧人帕素威和培本▪尼达完的案件已经过去了两年,却不见有司法部门调查他们,但是法胜法师的案件,在两个月内就变成震惊世界的事件。

DSI找巴吞它尼府僧长商议,希望僧长让法胜法师出来认罪。但是DSI在接受电视台访问时,商议的结果不影响DSI的决定。但为什么还要找僧长,是不是想让僧长欺骗法胜法师,让法胜法师坐牢呢?

从发生的事情反映出:某些人做什么都不违反法律,也无人阻止和镇压。反而另一些人静静在寺院行善积德,反而被派军队来抓捕强制还俗,这样公正吗?

从如此情况不难看出政府的动机,其不加掩饰、想方设法地迫害及诬蔑前住持法胜法师。军政府引用临时宪法第44条,动用庞大军警力量逮捕法胜法师,因临时宪法44条赋予行动单位及个人有无上权威,可行任何违法、违反道德及漠视人权的行动而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果公平的法律程序是这样的,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结论

各位看了许多新闻报导后,可能会认为此次翻天覆地的抓捕行动是洗钱和接受赃物的案例。实情并非如此。 此案例因为证据不足,律政司才请DSI来补审法胜法师,所以从司法程序上来说,此案件还未送到法庭。结果传票演变成逮捕令,此逮捕令的定罪是:违反官员命令,不按传票去DSI报到。此罪名按照刑法第368条应坐牢十天或罚款不超过五百泰铢,或两项共罚。此罪比临时宪法第44条法令的定罪还差很远。

如今法胜法师只有法律上一个定罪,即没有依照传票去向官员报到,洗钱或收受赃物的案例还未被送至法庭,所以根本还没有审判定罪。第44条法令为国家安危而设置,而法胜法师的控罪很轻,政府根本不必要用最严厉的临时宪法第44条来处理,实在是执法过当!执行第44条法令的结果是,从2017年2用16日至3月10日产生很多负面影响,如:两人死亡、无辜百姓受苦、佛教被欺压、社会分裂、损耗大笔国家预算、破坏国家形象等等。这种奇怪的现象,让我们联想到此事件恐怕另有目的。

这些奇怪的现象,让许多国际组织和人士知道法身寺和法胜法师被欺压的新闻,各地纷纷以各种行动以表明不认同这种做法,并致信泰国总理巴育将军等。https://www.dmcchinese.tv/?cat=5

 

法身寺信众代表公开表明立场:DSI如何保证司法程序的合法性,确保社会信服,更不会选择两种调查案件标准。

法身寺建寺47年,数十万忠贞信徒遍布全世界,法身寺信众一直以来都公开声明:以国家法律为准绳,因为我们没有人想违法,但要求法律一定要公正和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