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老奶奶

    0

    法身寺创办者——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老奶奶(上)

    大宝优婆夷詹·孔诺雍师父,诞生于1909年1月20日,圆寂于2000年9月10日,享年92岁,是泰国最大寺院——法身寺的创办人,其弟子亲切地称她为詹老奶奶。她将整个生命奉献给佛法的修证及传播,给无数生命带来慈悲、智慧与和平的指引,其纯净德行在全世界称颂。

    传承法身法门之人——詹.孔诺雍优婆夷老奶奶传记

    早期生活

    奶奶的童年

    詹.孔诺雍优婆夷老奶奶(简称为奶奶)于佛历2452年(1909年) 1月20日的早晨出生,在家中的九个孩子里排名第五。父亲名“颇”,母亲名“潘”,在纳空猜西县的农民家庭中,家境属于小康,拥有三十五泰亩的田地,相距不是很远。

    在奶奶小的时候,田埂纵横交错,她经常将装有饭菜的篮子送至田间,跟大人们一起坐在田埂上吃午餐,把劳动了一上午的水牛放开,让其任意地吃草与喝水。奶奶有很多朋友,朋友们也很喜欢她。傍晚十分,奶奶会和她的朋友一起牵着水牛去洗澡,然后将水牛牵进牛栏。

    农家的生活塑造了奶奶坚毅的性格。由于整天都要帮助父母干活,所以没有机会上学,也因此不识字,无法读书写字。那个时候,传统上让女孩子养成守家的个性,将来好做家庭主妇,没有读书的义务。因此,奶奶只好在家做家务,帮父母种田。她非常勤劳,农田没有长杂草,稻谷的产量比别家的要高。

    早期修波罗蜜之思惟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奶奶就会起床来到田间,喜欢望着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太阳。好奇的想知道:“那颗太阳,到底来自哪里?自己又如何才能去到太阳那边呢?”即便如他人一样每天都会见到太阳,但奶奶的想法却与众不同。她勇于想要到达太阳的那一边,想知道太阳从何处上升,落至何处,又如何到达。如此不寻常的想法,一定有高瞻远瞩的眼光,从小就如智者一般,拥有修波罗蜜者的智慧。

    奶奶刻苦耐劳的性格,邻居们有目共睹。邻家的朋友想和奶奶比勤奋,比平常更早去种田。无论去多早,不曾有一次比奶奶早。最后,她只好认输,被奶奶的勤劳所折服,给奶奶起了一个外号叫“铁腿”。这个称赞专门送给勤劳刻苦、不知疲倦、有忍耐性的人。奶奶勤劳的帮助父母打理农活,使得他们家一直都过着幸福的小康生活,不亏欠任何债务。

    寻父的决心

    父母的婚姻生活一直苦乐参半,全被奶奶看在眼里。那时候父亲很喜欢喝酒,每天都会喝上一毛钱(在那个时代,一毛钱能买一瓶酒)的酒。不喝酒的时候,父亲的性情非常善良,可是一旦喝酒,总会和母亲起争执。母亲会在父亲喝醉时,利用俗谚俚语去对付父亲,因为母亲知道,一旦说出那些俗谚俚语,父亲便立即从醉酒中惊醒。

    有一天,家里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成为改变奶奶一生命运的转折点。那一天,父亲又喝醉酒,躺在楼下的竹榻上,不停地说着一些醉话。母亲在楼上非常地恼火,走下来用嘲讽的口吻对父亲说:“麻雀在另一个鸟窝里觅食。”由于父亲住在母亲家,母亲的家境比父亲好,所以这句话深深地刺伤父亲的自尊心。那一天,当父亲听到这句话后,再也忍不住了,便把孩子叫到面前,大声地问:“孩子们,我真的是在别人鸟窝里觅食的麻雀吗?你们母亲是如此说的,是吗?”由于父亲的声音很大,孩子吓到了,除了奶奶以外,没有一个敢出声。奶奶只想让父母停止吵架,也没有想到母亲的话在讽刺,便回答父说:“父亲,母亲不是那个意思。”原本好意的劝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深深地伤害了父亲,使得父亲的愤怒,顿时转移到奶奶的身上。最后父亲大声呵斥:“诅咒你来生五百世为聋子。”

    父亲的诅咒从此便深深地埋在奶奶的心灵中,令她感到无比的恐惧。奶奶认为父母亲的祝福会非常神圣,他们给予的祝福也会逐一实现,诅咒也一样会灵验。由于害怕这个诅咒真的灵验,所以奶奶决定按照乡间的风俗,在父亲临终前道歉忏悔,求他宽恕。她深知如果此时向父亲道歉,只会让父亲更加地生气。

    之后,父亲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两年后因年迈而卧床不起。接下来的日子里,孩子们只能轮流地照顾服侍。在父亲临终的最后一天,奶奶给父亲喂饭后,便去厨房吃早餐,然后如往常一样,划船外出,巡视田间的农作物。

    当奶奶回到家中时,发现父亲已经往生了。每个人都问她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来向父亲忏悔。奶奶静静地听着,却没有像他们一样哭泣,因为她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心有余悸的却是父亲对她的诅咒,因为她害怕罪恶,担心诅咒会跟随她到来生来世。自从那天起,便下定决心,要去找父亲。

    寻求佛法

    岁月不断地流逝,寻找父亲的意愿,从未在奶奶的心中消失。她一直在心中忆念到,总有一天定要找到父亲,向他忏悔道歉。如果有哪位师父能够指导自己,找到往生的父亲,自己将立即舍弃一切,成为他的座下弟子。

    佛历2470年(1927年),十八岁的奶奶突然听到北榄寺祖师美名,能够教授他人失传已久的法身法门。如果修行者以修行证入法身法门,可去天界或地狱,看望往生的父母和亲戚朋友,甚至还能接触到对方。如果哪位亲戚堕入地狱,可以助其脱离地狱,如果哪位亲戚往生天界,也可以为其增长功德。听到这消息后,奶奶感到非常开心,下决心一定要见到祖师。从此之后,无论是在种田还是休息的时间,奶奶都一直挂念着,等待合适的时机。

    佛历2478年(1935年),二十六岁的奶奶决定告别母亲与弟妹,将自己的那份家产,分给妹妹与出家的弟弟,把所有的金银首饰分给其他的家人。她唯一剩下的只有一颗寻找亡父的决心。当她拜别母亲的双足,告诉母亲她的决定时,母亲心痛地哭了。虽然深爱与尊敬自己的母亲,但还是决定遵循自己的意愿,探求佛法,母亲的泪水此时无法动摇她的决心。最后,知道无法改变女儿的志向时,母亲只好给她两铢钱,当作外出的旅费。考虑到母亲的感受,她最终也接受了母亲的好意。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一心向离苦之道迈进。即便她不知道未来要面对怎样的障碍,她依然毫不退缩,继续向前迈进。她心中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寻找到父亲,向他祈求宽恕。

    奶奶只身一人来到曼谷,与亲戚一起居住。在机缘巧合下,得知北榄寺的大护法居士“乃叻女士”,经常到北榄寺供养。这正是自己进入北榄寺的关键,于是她决定去乃叻女士的家中,寻找工作。奶奶的家境很好,在家中本可衣食无忧,过着舒适快乐的生活。但为了有机会进入北榄寺,仍愿意成为乃叻女士家族的女佣。

    乃叻女士的家族非常庞大,财富丰厚,富甲一方,不但拥有几公里地段的店面,同时还从事进出口的生意。更重要的是乃叻女士为北榄寺的护法居士,供养斋僧已经超过了二十年,所以跟祖师以及全寺院的人都非常的熟悉。奶奶是农家女,只身一人来到曼谷,一个人也不认识,因此要想加入寺院,则需要有寺院高层的引荐。因此,她决定为此家族工作。乃叻女士喜欢干净,很有管理原则,无论做什么,都要求整洁、精致与美观。

    当奶奶来工作之后,全心全意地帮助乃叻女士料理家中的一切事务。即便奶奶之前过着农家生活,她依然能够帮女主人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深得主人家的信任。由于奶奶的个性爱干净,诚实可靠,认真勤劳,做事有条理,不久之后,乃叻女士就将家中收藏室的钥匙交给奶奶保管。收藏室如同一座宝库,里面收藏很多现金与珠宝。除了乃叻女士和奶奶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就连乃叻女士的儿女也无法进入。平常奶奶专门负责打扫收藏室,看管里面的财物。奶奶非常有责任心,有她在乃叻女士会感到非常的放心,能安心处理生意上的业务。正因为奶奶圆满地尽到自己的责任,深得主人家的喜爱与信任。

    修习法身法门

    通常乃叻女士会邀请通素(全名:通素绅邓办潘)优婆夷来到自己家中指导静坐。通素优婆夷是祖师的座下弟子,修行成果非常好,经常受祖师的嘱托外出,来到乃叻女士家指导静坐。当奶奶看到通素优婆夷时,心中不禁充满了期盼与喜悦,因为她知道通素优婆夷能指导她正确的静坐方法。

    奶奶很想接近她,聆听佛法,学打坐修行。但奶奶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佣人,想跟主人一家一同打坐修行,显得不太合适。为了有机会学习静坐,奶奶只好寻找机会,服侍通素优婆夷,引起她的注意。因此,奶奶就更加的劳累了,不但要做原先的工作,还要分身来照顾通素优婆夷,帮她洗衣服、晒干、叠好、放整齐,为蚊帐除尘,将床整理得整洁干净。除此之外,还帮她准备食物。奶奶做这些琐碎之事,为的是能够得到通素优婆夷的慈悲,允许自己去修习法身法门。

    皇天不负有心人,通素优婆夷终于被奶奶所做的一切感动了。有一天,她突然问奶奶说:“想学习静坐吗?”听到如此询问,奶奶感到异常的开心,立即回道:“非常想学习静坐,但我不能冒失,上楼跟主人家一同学习静坐。”于是通素优婆夷便征求乃叻女士的意见,让她同意奶奶一起来学习静坐。通素优婆夷平常指导静坐的方法,就是让她们将心安放于身体中央第七点,静静地默念着三玛阿罗汉。

    从此之后,奶奶会充分利用空余时间,来独自修习静坐。她会尽快地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完成得越快,就越有时间来打坐修行。但事实上很难有太多自己的时间,每做完一件事情,主人家又会给新的工作,因此奶奶的工作量很大。但想去北榄寺学习佛法,以及想和主人家一起跟随通素优婆夷学习静坐的缘故,无论时间多紧,她会把时间安排好,在完成工作后,有属于自己的修行时间。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有任何埋怨唠叨。

    在乃叻女士家学习静坐的地方,是楼上的禅修房,因为此处非常的凉爽。即便每天做完手上的工作后已是深夜,奶奶依旧坚持来到此房内独自静坐。奶奶每天都精进不懈,持之以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起初杂念多、到慢慢地杂念减少,到后来没有杂念,感觉心非常空旷、轻松与舒服,直至看见一颗如同星星一般的小亮点,于体内出现。她继续让心宁静下去,一直往中心点内移去,最后,终于如愿的在此房内证得了法身。

    地狱寻父

    奶奶在证得法身之后,依然继续精进修行,让心变得更加的宁静与光亮。之后,她将修行成果和想找亡父的想法,一并告知通素优婆夷,问道:“姐姐,我很想去找父亲,却不知道他往生后去哪里。”通素优婆夷告诉奶奶:“这其实并不难。”之后,她便指导奶奶利用法身去寻找亡父。在她的指导下,奶奶慢慢地让自己的心脱离色身,与证得的法身合而为一。同时,奶奶没有对父亲到底身在何处有所忧虑,而让心处于中道,让内在的法身带她去到她想去的地方。当法身来到地狱时,地狱中的火焰便慢慢熄灭,正在用酷刑折磨地狱众生的狱卒们,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奶奶望着那些被折磨的地狱众生,有的是人身动物头,有的是动物身人头。他们的命运全由前世所造的业力来决定,每一种地狱众生被折磨的方式各有不同。

    奶奶利用法身的知见去观察,终于看见了自己的父亲,他没有穿衣服,比生前更加的憔悴虚弱。他在被灌下热腾腾的铜汁后,立即死亡,不久又重生,再接受同样的酷刑,如此死而复生,不断重复。当他看见奶奶的法身后,便向法身合十礼敬。但由于没有力气,双手很快又回到了原状。奶奶非常怜悯父亲,不想再让他受这种地狱之苦了。她便利用法身的威德力,引导父亲求五戒,忆念生前所修的所有功德。

    受完五戒之后,法身便指引父亲上升至天界,让他脱离痛苦的折磨,苍白消瘦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光亮,身上还穿着一件新天衣。在天界中,他有一间陈旧的天宫,不像其他天人的天宫那样金碧辉煌。这是因为他生前所造的恶业与所修的功德参半,功德回报一座天宫,却暗淡陈旧。同时,生前修功德的时候,没有尽心尽力,天宫也显得非常狭小。此前因喝酒的业力坠入地狱,现在已经脱离地狱来到天界。于是通素优婆夷又指导奶奶将自己所证得法身的功德,让天宫变得更加的宽敞,让父亲化成一位有侍从与众多财富的天人。之后,奶奶叫父亲要时常默念“三玛阿罗汉”,叮咛她如果忘记默念,会再坠入地狱。为了不再堕落地狱,受灌热铜汁的折磨,父亲很爽快的便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这种酷刑非常的痛苦,灌入的热铜汁让身体立即熔化死去,然后再复活受相同的酷刑,如此不断地重复,直至恶业消完为止。最后,奶奶也因儿时的过失,向父亲请求宽恕;而父亲也双手合十,接受她的忏悔。父亲告诉她说,之所以诅咒她成为聋子,只是出于一时的气愤罢了,并不是有意的,如果因此而不开心,在此我愿意原谅妳。

    北榄寺的生活

    当奶奶证得法身,帮助父亲成功脱离地狱之后,感到法喜之情溢满了整颗心灵,不再有任何牵挂。她感觉证得法身是最大的快乐,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是永无止尽的幸福,不曾出现在生命中。即便有人愿拿黄金来交换,自己也不愿意。因此,让她更加迫切地希望有机会到北榄寺静坐修行一个月。为了得到女主人的许可,她在工作上便越加努力了。

    有一天,终于等到合适的机会,在她与通素优婆夷约好之后,向女主人请求一个月的假期。乃叻女士也爽快的答应了,但要求她放假后一定要按时回来。奶奶听完后,沉默没说话,女主人也自然地认为她一定会在放假后回来。

    当晚,奶奶入睡后,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站在一条宽阔的河边,有一艘船渡她到彼岸。她看见一棵巨大的菩提树,枝叶茂密,树荫非常清凉,她满怀欢喜地坐在菩提树下,接着梦就醒来了。

    在佛历2481年(1938年),一个平凡的星期四下午,奶奶在通素优婆夷的引领下,第一次来到北榄寺。当时,祖师正在厨房旁的凉亭里开示,当通素优婆夷介绍奶奶给他认识的时候,他抬头瞄了奶奶一下,静定了一会儿后说道:“妳来迟了”。就在当天,祖师没有做任何例行审查,便将奶奶送进深修工厂。要想进入深修工厂修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般情况下,要通过一系列的审查与测试。亦即证法身的前辈出题测试,这些问题不是一般人能够答出来的,只有真正证得法身法门的人方能回答出来。如果能够回答那些问题,便可以进入深修工厂修行。对于奶奶而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测试,祖师便直接派她进入深修工厂内,修法身法门。除了进深修工厂修法门困难以外,生活在新环境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但要调整自己适应新的环境,还要适应周围新的人。

    进入北榄寺后,由于奶奶是一位新人,不认识其他人,因此使用的日用品,如床、蚊帐或其他的必需品都是一些很久没人用的旧物。得到的蚊帐也是放了很久,有点发臭又很破旧,她只好把蚊帐洗干净,把破洞补好,继续用。奶奶分配的床,床脚已经损坏,床垫发出难闻的恶臭味,有寄生臭虫,非常肮脏与潮湿。即便得到这样的床,奶奶也没有心生怨恨,她认为床只是用来休息,让她有足够的精力,投入修行打坐当中。得到床时,即便她不是木匠,还是尽力将床修好。经过了一番打扫擦拭之后,原本破旧肮脏的床,变成一张崭新的床。由于那张床已经很久不用,所以还有一些臭虫藏在床的狭缝中。到了晚上,奶奶刚要睡着时,那些臭虫就会爬出来咬她,让她整夜都无法睡觉。后来,她找来了一个小痰盂,放在自己的床头,同时放了一块白布垫在小痰盂的下面,用一张废纸盖住痰盂口。每当臭虫咬她时,便把它们抓起来放入痰盂内,再盖住。到了翌日早上的时候,再把那些痰盂中的臭虫,拿到别处释放。以这样的方法,不久之后,她的床变得更加整洁干净了。正因为如此,即便这张床并不漂亮,却很整洁,使得寺院的很多同修者,都喜欢来到奶奶的床上聚会,喜欢抚摸这张床。

    在食堂用餐时,寺院的常住都不愿与奶奶同桌吃饭,因为她的外形枯瘦,全身的筋骨都露出来了。她们都嫌弃她,甚至怀疑她患了结核病,不想和她太接近,害怕自己会被传染。分发食物的时候,工作人员也很粗鲁地把食物放入她的盘中,好像很不甘愿把食物分给她。这情况在奶奶初进北榄寺时,每天都会遇到。一般人如果每天都受到这样的对待,一定会感到委屈不满,生起怨恨之心。但奶奶却以此为鉴,时刻提醒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打坐修行,每一顿饭都是祖师的恩赐,想修功德之人都想以祖师为福田,向祖师供养食品,祖师则慈悲地恩赐,让弟子们享用。奶奶心地善良,把全部的事情都往好处想,认为自己之所以被食堂的工作人员无礼地对待,那是因为他们整天面对着火炉,要比其他人早起去市集买食物,心浮气躁,才会有如此鲁莽的表现。无论是怎样的行为都好,奶奶一直都认为取用祖师恩赐的食物,只为了有力气修行。

    至于她受误会患了肺结核这件事,对她来说却是一种福气。因为这让她有更多时间,随心所欲地用餐,不用顾虑到同桌的人。在进餐时,她也可以同时在心中修习佛法,吃完后可以一边清洗盘子,一边清洗自己的心灵,让盘子和心灵同时变得清洁干净。

    在奶奶的心中,她只想一心一意地修习法身法门,不曾对任何事情感到惊慌,成为自己修行道路上的障碍。

    勤修法门

    奶奶刚进入深修工厂时,只是一位新人,却没有放逸,一直心系佛法,不去想其他的事情,每天都凝聚心志,勤修法门,尝试跟上师兄师姐的程度,以便完成祖师托付的任务。不久之后,她修行的细腻程度也随之提高,比以往所证悟的程度更高。心如正午的太阳,越来越光亮。

    过了一段时间,祖师开始以问题测试她的修行程度。祖师所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詹,刚才我路过大雄宝殿的时候,看见屋檐上有两只鸟在栖息,他们转头向后看,再转回来向前看,到底在做什么呢?”听完祖师的提问,奶奶便盘腿入定,让心进入更深的内在,静止在身体的中心点,透过法身明白了那对鸟的用意后,回答祖师:“它们回头望是要记住飞过的路程,向前看是为了前往觅食的地方。”祖师欣慰地回答:“嗯!就是如此。”

    从此之后,祖师的问题就开始越来越难了。第二天,祖师再问:“詹,我从食堂出来时,看见一个跛脚的人,你试看一下他的细人身也一样跛脚吗?”最后奶奶也同样正确地说出了答案。

    当祖师问问题时,如果谁能正确回答,祖师就会说:“嗯!就是如此。”如果答案不正确,他就会沉默不语。祖师的问题逐步加深,例如问及有关“住泰国的一位印度人”和信仰等等的问题。虽然奶奶没念过书,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但她却能依靠准确的知见,正确的回答所有的问题。除此之外,祖师还时常询问她:“走到食堂的途中,你是否还一直将心维持在身体的中心点呢?”这样的督促,使得她需要时常把心系在身体的中心点,在这种情况下,修行程度逐步加深,直至后来,让她可以独自一人到“断情床”上去打坐。这张所谓的“断情床”,外形如同法师开示的法座,大小刚好可以容纳一人盘腿打坐。大家都将它视为一种荣誉,只有修行很好的人才能安住。

    “断情”的意思为,让心百分之百的静定,脱离粗人身,逐渐的进入细法身,舍弃外在的知觉,接收内在的知觉。当适当之时,退出断情,心便会非常的纯净,充满力量,知识渊博,有正确的知见,直至圆融周遍,更了解世间与生命之事。奶奶专注的态度,让她由一位目不识丁的人,成为知识渊博之人。同时也得到了祖师的信任,被选为深修团队的组长,肯定她在修行和自我教导方面取得的卓越成绩。

    时光飞逝,一个月的修行假期很快就结束了,按照约定,奶奶得回到乃叻女士的家中。但在结束之际,奶奶便下定决心不再回乃叻女士的家中了。她想继续在北榄寺中修行,争取更大的进步。她便告知通素优婆夷道:“通素姐,我不想回去了。”

    通素优婆夷回答说:“我也不想回去了,我们一起剃度吧。”

    “我们将怎么出家呢?”奶奶问道。“我们一起租袈裟来出家吧!”通素优婆夷建议道。因为那个年代,想要找到一片布来做成袈裟,极其困难,因此只能以租借的方式,来穿袈裟。当她们下定决心之后,当晚彼此替对方剃度。这个出家的决定,最后也得到了祖师的赞同。

    第二天,当乃叻女士来接的时候,只见两位出家八戒女坐在祖师的面前,之前的长发已经没了。因修行的缘故,气色比以前更圆润了。当时因顾及到祖师,乃叻女士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望着奶奶。当祖师来开示之后,乃叻女士便质疑地问:“你不是说要回去吗?为什么出家了?”奶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聆听,这本来就是她一贯的个性。

    乃叻女士对奶奶的依恋,在此后的二十年中看得出来。在乃叻女士八十五岁之际,她还来找奶奶,依然如当年说:“詹,妳说来了就回去,却没有回去。”在她即将往生之时,还派人来请奶奶到家中布施,一见面,她又重复此前的话:“詹,你说来了就会回去,却没有回去。”说完后,供养身怀佛法的奶奶。对于奶奶来说,从来没想过要在他人的家中工作一辈子,当时屈身只为了能够学习法身法门。无论多辛苦也能忍受,并非想如此一辈子,因此才不想再回到乃叻女士的家中,而想留在北榄寺继续修习法身法门。

    奶奶深修

    修习法身法门的场所称为“深修工厂”,是一座大型建筑物,有两处屋檐,内部由一堵墙隔开,分为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供法师打坐,另一个房间为八戒女打坐,因此都无法看到对方,彼此也相互不认识。祖师坐在法师禅房那一边。任何时候,都有三十位法师在打坐,另外一边则会有三十位八戒女或持八戒的八戒女。在靠近祖师座位的隔墙上,有一个小孔贯穿两边,向两边传达指示。女众那一边从隔墙上的洞孔只能看见祖师的脸,而看不到全身。

    在和平的时期,深修都采取全天制,即深修者安排轮班制,每四小时为一班(一天六班)。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就减少到一天两班,每班两次,每次长达六小时。一班从傍晚六点到翌日凌晨一点,然后由第二班轮值,从凌晨一点到早上六点。而后第一班会在早上六点回来轮班至中午十二点,最后第一班又会在中午十二点到傍晚六点来接替,这两班深修者全天二十四轮流交替不间断。奶奶被祖师选为深夜组的组长,因为在修行中她认真精进,有正确的知见,同时非常地负责任,意志最为坚定。

    奶奶被选为组长事出有因,那便是对自己的任务非常的认真,做的也比他人多。虽然奶奶同其他深修者一样在打坐,但她每次打坐时,都会如如不动,就如同坐着往生一样,身体毫无知觉。在六小时打坐后,其他人会马上离开,但奶奶依然继续逗留半小时, 等候聆听祖师对下一组的指示。当下一组开始后,她也会跟他们一起打坐一会儿,才离开深修工厂。奶奶被祖师选为深夜组的组长,因为在修行中她认真精进,有正确的知见,同时非常地负责任,意志最为坚定。

    即便离开深修工厂,但奶奶依然在处理私人事务时心系佛法。外在虽然在移动,内心一直非常宁静。到了换班时间,其他人都等到最后一分钟,才进入深修工厂,唯独她为了聆听祖师对即将离开那组的开示,希望能从中学习,得到提升,而提前十五分钟就进入深修工厂。当祖师开示后,同组的深修者才陆续进来。因此,祖师教授的所有知识,奶奶都过耳不忘,铭记于心。她也清楚地知道每一组的开始和结束时间,以及换班过程。虽然奶奶目不识丁,同组的人会读书写字,奶奶依然能以内在的修行找到正确的答案,让祖师感到非常欣慰,成为组长,实至名归。

    当奶奶修法身法门两年后,她是深修团队的组长,此时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祖师决定派遣熟练法门的深修者,去保护世界各国人民,无论他们属于哪一边,都让他们停止相互残杀,也让泰国远离这场战争。祖师指示证法身的深修者,利用法身的威德力,化解战争,让他们将城市变成森林和海洋,把森林和海洋变成城市,让敌军所投的炸弹,无法击中想要攻击的目标,远离这场战争的灾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敌军向曼谷投下很多炸弹,因为敌军想占领曼谷,作为军事指挥站,然后攻打缅甸和印度。当时的情形相当危险,但祖师宁死也不离开寺院,想利用法身的威德力,让国家脱离这场大灾难。奶奶也是一样,不愿意离开寺院,想奉献身心,全心全意贡献力量。当时的民众声闻祖师是一位威德力具足的高僧,纷纷前来北榄寺避难。因此在战争期间,祖师会指示深修者入定,监控飞机来投弹的时间。他时常会问深修者飞机何时来投弹,如果是奶奶回答,其他人就准备熄灯,因为他们都知道奶奶的知见准确无误。而后,祖师就会亲自带领他们一齐拦截炸弹。收到祖师的指示后,奶奶便立即入定,无论投下多少炸弹,奶奶也能够利用法身法门的威德力,将其成功化解。

    经年累月不间断地修法身法门,如果意志不坚定,身体不健康,没有如钻石钢铁般的坚硬,就无法坚持,因为时间是如此的长久。对于奶奶来说,战争没有任何意义,她修习法身法门,坚持不懈,享受其中的乐趣。奶奶希望精进修行,让个人的打坐程度,变得越发细腻。即便生活条件非常简陋,身上的衣裳千疮百孔,破旧不堪,也没有新衣来更换,曾经丰盛的饭菜也变得很稀缺。更糟糕的是,当时全国发生大洪水,可是奶奶依旧精进修行,完全排除了外界的干扰。

    奶奶虽然有些消瘦,却很健康。在修法门的时候,她的心就会脱离粗人身,与内在的法身(智者)合二为一,成为一个器皿接待涅槃清净之人。有威德力从涅槃源源不断地传给奶奶,使她成为一位具足威德力之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奶奶继续精进修习法身法门。她以精准的内在知识,钻研并了解世界和宇宙,以及善、恶、不善不恶的现象,知道战争的根源是什么,与我们有怎样的关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