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Blog Page 10

佛教是提倡和平的宗教

0

佛教是提倡和平的宗教,应该避免对任何可能增加社会冲突和仇恨的行动,同时也必须防止滥用权力和暴力。 采取不公正执法也算是暴力计划之一。在任何情况下,如果选择使用不公证的行为来执法,就等于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对于用这样的强凌弱的决策,即使获胜,也不光彩,胜之不武。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和分析所有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我们会发现他的内心是很脆弱的。从痛苦和损失中获得的胜利不是真正的胜利; 相反,它是战场上的失败者。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仍然有机会选择用暴力的手段或和平的方式来阻止当下敏感的局面。由于佛教是提倡世界和平与爱的宗教,佛教最有用的贡献就是佛陀所传授的,让众生运用和平和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将损失减到最低,也避免牺牲无辜的生命。如今,根据新闻和媒体的报道,佛教变成是用来强制暴力行为的工具或借机诽谤政治。甚至通过现在这敏感的情况下采取不道德的行为执行任务和严重违法的主要原因。

 

佛教长期以来受到了恶意的攻击和诽谤,现在我们很有必要认真考虑并正视这个问题的危害性。一个以暴力强制行为对待别人的人是想证明自己是多么坚强和勇敢,其实他内心深处极度自卑和脆弱,心是黑暗的,充满了悲伤。他只是试图隐瞒自己的一些伤口而已。甘地说:“弱者永不饶恕, 饶恕是强者的特征。”因此,总是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是内心软弱的可怜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世界也逐渐敗弱了。

 

这种情况反映了人类倾向于用暴力来克服问题,但是,它不是真正的胜利,因为它取自于他人的痛苦,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如果我们从佛教的角度去看,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生命的权力,所以会采取理智和平妥协的方式与人沟通,这是解决问题最适当和圆满的方法。

 

因此,我们活在现今高科技的时代里,网络传播发达,讯息传遍世界各地速度闪电的快。

当您在接收和发送各种形式的信息时,恳请您用良知和智慧去分析,不要用偏见或不合理的行为地攻击或摧毁另一个人。生命无常,我们人生太短暂, 与其耗费我们宝贵的时间与他人争吵和辩论,何不好好善用一分一秒去行善积德,不但为自己积福德资粮,还可以饶益众生。祈愿社会和谐,世界和平。

泰国军方取走法身寺汽油是95,000公升,而不是先前所报道的45,000公升汽油。

0

IRA Newswire更新。2017年2月28日

 

按先前的报道所说,泰国军方只从法身寺油库中取走45,000公升的汽油。后来才发现,军方使用掩蔽着牌照的运输卡车偷偷地从法身寺运走了95000升的汽油。

 

据报道,他们悄悄把汽油分发给私人公司,而不单单是拿去检验或化验。显然这并不合理合法的,更让人无法理解,如果是拿去检验或化验,请问需要这么多升汽油吗?

 

事实上,法身寺油库的汽油是作为电力储备而用,用以保证寺院的发电机和其他电力系统保持不间断的运作。在将近1000英亩的寺院里面,通常有成千上万虔诚的信徒和当义工的志愿人员来参加寺院举办的各种法会和活动。甚至有些信众自愿留在寺院,参加24小时不间断地诵《转法轮经》。

 

在万一公共电源突然中断的情况下,储备汽油能够立即用于维持寺院的电力供应,以保证寺院僧俗之衣食住行等基本日常生活。

 

当泰国水灾期间时, 法身寺不遗余力地走在救援的前线。他们敞开寺院的大门作为避难所,让超过十万流离失所的灾民有居住的地方达一个月之久。他们派出法师和信众不辞劳苦涉水深入偏远的省份,亲手将食物及日常所需品送到没得到救助的灾民的手上。法身寺救灾的善行遍布泰国的许多省份,其诸多善举社会各界也有目共睹。

 

如果是因为法身寺的汽油储备量超过法律规定允许的限额,这是可以通过罚款、限令整改或其它行政、法律方法来解决,而不是擅自非法关闭储备油库,并把汽油没收、出售给第三方。  这已经属于一种非法行为。

 

另有报道称,由军方控制的泰国政府已经陷入了经济危机,国库空虚。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对有可能的目标进行掠夺。此外也有报道提到有高层或幕后者指使“傀儡政府”对所有可能的目标进行经济掠夺。此报道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从以往的事件中可以看出端倪。

 

http://www.dnanewsagency.com/2017/02/military-stole-95000-litre-of-gasoline.html

化暴戾为祥和—我看泰国现今的佛教危难part3

0

23 Feb 2017

今天已是第八天了,信众在寺院里的生活已逐渐进入情况,各自都有各自的习惯生活空间,也更加孰悉寺院的作息。

寺院到底就是寺院,所有活动总是以修行静坐与教化人心为主。走在寺院里,到处可以看到信众井然有序地坐着,有时集体诵经,有时听法师开示,有时随着静坐引导打坐。这种祥和宁静的气氛,使我不禁有一种错觉,好像现在是大法会期间,而不是在政府军警包围下的戒严区。

其实就在今天一早六点多,大约七十几位军人就奉令突破围篱,试图冲进法身寺。在晨间雾气弥漫之下,许多比丘和居士听到讯息都立刻前往支持,集体坐在这些军人前面诵经。来势汹汹的军人们,一听到祥和的诵经声也不禁停下脚步,合掌恭听。这样的画面让我的内心有许多的感叹,这些军人和信众都是同文同种的泰国人,有着相同的信仰,留着一样的血脉,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需要这样对立呢?

主事的高官总是在电视采访镜头前,不断对全国的民众强调,调遣全国各地这样多的军人警察来这里,是为了镇压暴乱,为了保障这里的宁静与安全。但寺院里本来就一直很宁静与安全,没有所谓的暴乱,造成大众混乱紧张的缘由反而是所谓前来镇暴的军警。

这些信众携家带眷来守护寺院,不惜放下工作,不惜放下课业,有的推着家里的老人家坐着轮椅赶过来,有的把刚满月的小婴儿也抱来了。这些老弱妇孺看到军警要冲过来,不是往后退,而是奋勇向前。是什么力量让他们这么勇敢呢? 他们说,寺院是他们辛辛苦苦同心协力盖起来的,每一寸土地都有他们的份;他们说,寺院是他们要留给子孙的财宝,有了寺院、有了佛法,他们才能确保子孙会是有品德的好人,将来不会堕入地狱。

听了他们所说的话,看到他们所做的事情,我逐渐了解,佛教果然是泰国重要的镇国之宝。不只是一种宗教信仰,已经是他们的伦理规范、做人准则,也已经融入他们的语言文化及生活中。要斩断民众对佛教的情感,就好像是要活生生地把孩子与母亲拆散一般。而现在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需要用最高、最严厉的第44号令来对付这些虔诚善良的信众呢? 从要求一位重病的老比丘报到说明,到带领军队入寺院搜捕,如今又从搜捕演变到必须戒严整个区域。

但愿佛陀的慈悲与智慧,佛教的精湛法义,能帮助世人,化暴戾为祥和。

法身寺致世界各佛教组织书

0

尊启者:

末学等谦卑致函  尊座恳请密切关注泰国现今之人权状况。我国 政府对人权及宗教自由之倒行逆施已深切伤及全国无数人民。执法机关对法身寺和平僧侣及信众之直接攻击,足可作为严刑峻法之表率、过度执法及残害佛门之铁证。

目今之临时宪法第四十四条直接授予执政方无上极权,完全凌驾于法律、人民及国会监管之上。国安委员会(NCPO)可直接罔顾所有律法及民意之监管而一意孤行。引用此一临宪第四十四条即授予执法人员无需证据、无需依法、无视人权、随心所欲之特权,行一切暴行而不需顾虑法律之制裁。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泰国政府引用临时宪法第四十四条之苛法对合法注册、严谨修持、非暴力、非政治化之佛教寺院法身寺采取抵触人权及律法行动。在此临宪第四十四条之掩护下,政府宣布寺院所在地区为“戒严管控地区”,授权执法人员任意包围该地区,进行逮捕、搜查、拆除、损毁、截断民生必须之水电供应、禁止公众自由出入及断绝粮食供应罔顾生命财产之暴行。所有执法人员皆受到对一

切法律责任之豁免权保护。我国之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在此苛法之掩护下,包围寺院而无限期执行暴政,无需向公众发布此一行动之时间限制。

超过四千名人员之军警联合部队多次在毫无预告之下强行进入寺院,而法身寺则遵守指令全力配合此一联合行动,任由军警人员随意彻底搜查全寺所有建筑及区域。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特别案件调查厅发布命令称,全寺内所有僧侣、沙弥及信众必须于当日十五时全部撤离法身寺“戒严管控地区”。当时寺内有为数二万之公众及宗教人员之众,此一命令之下达造成群众严重恐慌,更多他寺比丘及信

众涌入该“戒严管控地区”以示对我寺之支援,以致寺院内集聚超过三万之众,其中包括老人、残障人士及幼年儿童。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晨十时,特别案件调查厅再次下令增加警方部队三数千人及截断寺内电力供应,此举更彻底危及寺内人员之基本生存。狭小地区陡然聚集军警、我寺支持群众及区内居民,现今已达近十万人之巨,泰国炎热气候之下,传染役症之情事迫在眉睫。

政府此举完全漠视国际法律法规,置虔诚信奉佛教之僧俗国民于非法逮捕之绝对暴行之下饱受蹂躏。俨然“三武一宗”之降临。

末学等恳求  尊座重视此事,置泰国于人权为先之探射灯下。法 身寺及众比丘、信众目今处于政府严苛暴政之下,人权及祥和宁静之宗教信仰无以生存。末学等于此绝境之中叩求 尊座重视此次事件, 将之列入迫切紧急情况,尽一切力量迫使泰国政府撤除对法身寺之包围及暴行,放弃施行临时宪法第四十四条之苛法。

末学等铭感  尊座对此反人权事件之重视与行动,恳请给予法身 寺比丘及信众以生存之机会。

 

谨诵法安

此上

 

贵组织  诸执事大德

 

法身寺国际关系部

帕苏拉单塔曼努比丘

敬上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临宪第 44

 

可在国家和平及治安委员会主席视为必要时签署施行,以各方改革及加强国家人民和谐统一为目的,或为预防、抑制、镇压对国家安全、社会秩序、皇室、国家经济、国务等有所不良影响情事者,无论事件发生于泰王国内或国外,国家和平及治安委员会主席在国家和平及治安委员会核准下,有权引用此条款,下令进行压制或任何行动。无论该行动是否符合立法、行政及法律规条,此命令及其任何施行方式,包括施行行动皆被视为合法及符合宪法之规定。此项临宪规定不可更改。

此项命令执行之行动必须即时向国会及国家总理报告确认,不得有误。

 

法身寺信众正式公报 2017年2月22日17时20分

0

法身寺信众正式公报

20172221720

 

法身寺施命法师鉴于吾等寺院信众之彷徨,特此向地区首席宗教长老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作如下声明。参阅法身寺施命法师前曾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所做出之解释,吾等法身寺信众特此发布本正式公报,一释吾人一致之公论及心中对执法人员进入寺院搜查之忧虑:

 

  • 白榄寺祖师金像是否真金一事现竟有怀疑之声,吾等特此作出释疑。1994年(佛历2537年)铸造金像时,当时皇储今之吾皇拉玛十世皇曾亲临法身寺参与盛会,并做布施。如今质疑金像之真假实为可笑。

 

2、 本寺大雄宝殿安奉界石之日,吾皇拉玛九世曾指派斯琳通公主殿下及皇储殿下亲临本寺,代表吾皇赐予界石并参与盛会。现今,本寺大雄宝殿竟遭斥为非法潜建,其情实属荒唐至极。

 

3、于此严峻时期短短两周之内,为数300余项针对本寺指控汹涌而至,副总警长   Srivara Ransibrahmanakul尚宣称即将有更多控罪指向本寺,如此情况实有不合逻辑之嫌。如非存心迫害,岂有此等难以置信之荒谬情事。如此强行增添欲加之罪,岂能免遭国际社会贻笑大方?

 

4、法身寺奠基于虔诚信仰与无数信众捐出血汗金钱而有近日之势,本寺院诚乃民众所拥有。政府官员勒令称倘若民众拒绝离开寺院,即将截断水电及食物供应,并将对滞留民众进行检控。此等劣行,与强行将民众逐出自身所拥有之物业有何异?

 

5、剃度比丘授以神职乃对佛教传承之无上贡献,引导比丘修习正道诚乃无上功德。培养全寺三千比丘更是耗时费心、呕心沥血之事。现今,轻蔑指称寺内比丘皆非正道,甚至威胁将众僧全体解除僧籍、勒令还俗。吾等信众誓死不允。

 

6、动用临宪44条法规之下,有关当局已由2017年2月16日至今,多次进入寺院严密搜查。所有寺内建筑,每一空间皆已搜查完毕,封锁6处出入口,15栋建筑物被贴封条严禁进入,部分建筑甚至被多次反复搜查。如此犁庭扫穴,却并未搜出所寻之本寺前住持法胜法师。所有搜查行动皆经特案厅(DSI)正式记录在案,甚至拍摄其过程,明显证实搜查应已完成,但仍坚持再度搜查,声称尚有未尽之处。

 

鉴于上述多项,吾等对执法过程极度反感,并因此对执法机构丧失信心。

 

本寺施命法师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Suriya Singhakamol所提呈情,仅属受吾等托代为呈情而已,但竟遭指责为拒绝合作,诚属歪曲事实。

 

事实显示,特案厅(DSI)当初进行搜索前通知本寺,其行动仅属执行搜查令、搜寻法胜法师而已,但如今竟然命全寺僧众及信众离开寺院。命令中虽云僧众及持有寺院工作证件者可留在寺内,但吾等深表怀疑。试想,特案厅(DSI)显然明白法胜法师已不在寺内,但仍坚持不撤,声言法胜法师投案后方才结束此次行动,其居心何在?吾人认为,此举有占领我寺、强令僧众还俗之谋。

 

特案厅(DSI)经已数次搜查全寺不果,但仍然动用大批警力、物力,劳师动众、劳民伤财,甚至仍在增加警力,指责我寺僧众及信众有不法之举,其中似有不可告人之密。目今已有信众认为此举乃意图强占我寺夺取庙产及资金之举。

 

上述令吾等信众忧心忡忡,并对执法机构存高度怀疑。如此互不信任之下,社会稳定及国家和平何在?

 

法身寺夜未眠—我看泰国现今的佛教危难 part2

0

22 Feb 2017

过了三天又三天,法身寺遭到封锁至今已进入第七天了。

在过去这几天中,从一开始的便当盒,到后来的袋装食物;从一开始的两菜、一菜,减至像调味包大小的配菜及干粮。但无论再怎么节衣缩食,寺院里还是洋溢着了满满的人情味。一位义工妹妹好心把她的一大桶饼干给分了出去,此时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只要有缘坐在一起的就是亲戚,没想到饼干桶转了一圈回来后,又是满满的一大桶,但里面所装的却不是之前的饼干,而是各式各样不同的零食,原来其他信众取用了她的爱心之后,又将自己的零食装进去与她分享。小小的动作,既可爱又温馨。

我奔走在寺院里,忙着一些事情,几乎错过了用餐时间。来不及回到孰悉的地方,看着角落有一些食物,腼腆地问了一声: 请问这些食物有主人吗? 在旁边的义工立刻回答: 这些食物所有人都可以取用,随即将所有食物放到我面前任我挑选。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用餐,吃着吃着,堆到我身边的食物也越来越多。当天那一餐,吃进肚子里虽然只有几口白饭和真空肉片与干粮,但心里的感受像在家吃年夜饭般的温馨。

好几天了,几乎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因为每天晚上都会收到深夜军警会强行入寺的消息。见到孰悉的法师,轻声问了一下:

法师! 今天一切正常吗?

正常。

喔!可是有消息说半夜会有行动。

所以说正常。因为随时都有这样的消息。

法师! 您今天负责值班到几点?

我负责寺院24小时的安全。

…………

的确,执法的一方是政府,从各府调来的军警不计其数,他们可以一批换过一批,一班换过一班,可是寺院里挺着的就是这些法师与信众。

在这几天中,有好几位法师与信众受伤。有位妇人锁骨骨折,身上还留着警察的大脚印;有的遭电击挫伤,更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受伤事件。屡屡这样的画面,总叫我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因为纳税给政府的是民众,但政府却命令军警来对付自己的民众。

看到电视新闻,一位政府高官对名众怒喊: 不要再抱怨政府造成你们的不便,不要再要求政府取消执行第44号令。如果你们想要求,就是要求法胜法师出来到案。都是他不出来到案,你们才会这样的。一天逮不到他,就一天不取消号令。令我猛然惊觉: 原来我们是人质?  被用来要挟师父就范的人质?

师父不愿意离开寺院去报到,除了因为病重,更担心在审讯期间会被强迫要求还俗或其他。这不是毫无凭据的穷担心,而是泰国政府早有这样的前列。执法单位DSI先是不应寺院的要求,前来寺院里接受法胜师父的报到,之后又大张旗鼓地强制逮人。这些前因后果,连我这一位泰语不太通的外国人都搞清楚了,泰国人还会依然再混淆不清吗?

法身寺再怎么幅员广阔,建筑再怎么雄伟,还不都是信徒的捐献,还不都是用来举办净化人心的场地。不让出家众留在寺院修行,不让在家众进入寺院修功德,寺院何以是寺院? 泰国何以称为佛教国家?

政府单位一直说要将不相干的人驱离法身寺,但这些信徒携家带眷来守护寺院,早已将寺院当成是他们生命最重要的依靠,其中许多人曾经在这里出过家,曾经在这里找到生命的重生,更有许多人是法身寺僧团的家族血亲。到底谁是不相干的人呢?

虽然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个事件将会如何落幕,但可以确信的是此时此刻的法身寺不仅是宗教与政治的战场,是人性善与恶的角力场,更是行善往生天界与造恶堕入地狱的分界点。

法身寺声明 2017 年 2 月 22 日 17:20

0

 

法身寺声明

2017 年 2 月 22 日 17:20

 

法身寺施命法师鉴于吾等寺院信众之彷徨,特此向地区首席宗教长老及特别案件调查厅

(DSI)副厅长警察少将 Suriya Singhakamol 作如下声明。参阅法身寺施命法师前曾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 Suriya Singhakamol 所做出之解 释,吾等法身寺信众特此发布本正式公报,一释吾人一致之公论及心中对执法人员进入寺院搜查之忧虑:

 

1、 白榄寺祖师金像是否真金一事现竟有怀疑之声,吾等特此作出释疑。1994 年(佛历

2537 年)铸造金像时,当时皇储今之吾皇拉玛十世皇曾亲临法身寺参与盛会,并做布施。如今质疑金像之真假实为可笑。

 

2、 本寺大雄宝殿安奉界石之日,吾皇拉玛九世曾指派斯琳通公主殿下及皇储殿下亲临本寺,代表吾皇赐予界石并参与盛会。现今,本寺大雄宝殿竟遭斥为非法潜建,其情实属荒唐至极。

 

3、于此严峻时期短短两周之内,为数 300 余项针对本寺指控汹涌而至,副总警长

Srivara Ransibrahmanakul 尚宣称即将有更多控罪指向本寺,如此情况实有不合逻辑之嫌。如非存心迫害,岂有此等难以置信之荒谬情事。如此强行增添欲加之罪,岂能免遭国际社会贻笑大方?

 

4、法身寺奠基于虔诚信仰与无数信众捐出血汗金钱而有近日之势,本寺院诚乃民众所拥有。政府官员勒令称倘若民众拒绝离开寺院,即将截断水电及食物供应,并将对滞留民众进行检控。此等劣行,与强行将民众逐出自身所拥有之物业有何异

 

5、剃度比丘授以神职乃对佛教传承之无上贡献,引导比丘修习正道诚乃无上功德。培养全寺三千比丘更是耗时费心、呕心沥血之事。现今,轻蔑指称寺内比丘皆非正道,甚至威   胁将众僧全体解除僧籍、勒令还俗。吾等信众誓死不允。

 

6、动用临宪 44 条法规之下,有关当局已由 2017 年 2 月 16 日至今,多次进入寺院严密搜查。所有寺内建筑,每一空间皆已搜查完毕,封锁 6 处出入口,15 栋建筑物被贴封条严禁进入,部分建筑甚至被多次反复搜查。如此犁庭扫穴,却并未搜出所寻之本寺前住持   法胜法师。所有搜查行动皆经特案厅(DSI)正式记录在案,甚至拍摄其过程,明显证实搜查应已完成,但仍坚持再度搜查,声称尚有未尽之处。

 

鉴于上述多项,吾等对执法过程极度反感,并因此对执法机构丧失信心。

 

本寺施命法师向地区首席宗教僧长及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副厅长警察少将 Suriya

Singhakamol 所提呈情,仅属受吾等托代为呈情而已,但竟遭指责为拒绝合作,诚属歪曲事实。

 

事实显示,特案厅(DSI)当初进行搜索前通知本寺,其行动仅属执行搜查令、搜寻法胜法师而已,但如今竟然命全寺僧众及信众离开寺院。命令中虽云僧众及持有寺院工作证件   者可留在寺内,但吾等深表怀疑。试想,特案厅(DSI)显然明白法胜法师已不在寺内, 但仍坚持不撤,声言法胜法师投案后方才结束此次行动,其居心何在?吾人认为,此举有   占领我寺、强令僧众还俗之谋。

 

特案厅(DSI)经已数次搜查全寺不果,但仍然动用大批警力、物力,劳师动众、劳民伤财,甚至仍在增加警力,指责我寺僧众及信众有不法之举,其中似有不可告人之密。目今   已有信众认为此举乃意图强占我寺夺取庙产及资金之举。

 

上述令吾等信众忧心忡忡,并对执法机构存高度怀疑。如此互不信任之下,社会稳定及国   家和平何在?

前泰國皇家警察總司令Sereepisuth Temeeyaves將軍對DSI攻擊佛教寺院壹事發表評論

0

 

這裏頭是不是有不公平和歧視存在?是不是暗藏著政治因素?為什麽不能公平對待所有人,讓國家、社會和關註我國的外國人與其媒體都能接受?

 

好大壹場鬧劇!我們國家沒有事情好做了嗎?我可憐我的國家。泰國是否變成了壹個野蠻的國度,可以這樣地對付出家人?

 

在臨時憲法44條保護之下,執行人員任何行動都屬合法,這就嚴重欺淩了遭受執法的那壹方。物件遭到破壞,人體受到傷害甚至死亡!壹切行為都戴上了合法的面具!引用這條法規合理合法嗎?

 

進入寺院搜查而找不到前任住持的話,這位申請搜查令的官員就該引咎自殺!沒人知道法師的下落就該調查清楚,確切知道他是否還在寺院裏才去申請搜查令。

 

在這個案件中,僧人永遠處於弱勢,因為僧人不允許像俗人那樣吵鬧爭辯。壹般人被逮捕時,他們可以抗議、爭辯,但是僧人只能默默就捕。

 

我能理解法勝法師的行為。如果法師應訊,以法律來保護自己,控方可以拒絕保釋並且依法強制其還俗。而在關押期間病情惡化患上敗血癥,那該怎麽辦?誰能負起這個責任?

 

在法律上,收受贓款的定義是收受者必須知道這款項來自不合法途徑。在收受款項者不知道的情況下,不構成任何罪行。

局势紧张,戴口罩僧人与特案厅冲突

0

前住持仍不见踪影,警方宣言继续

2017年2月21日,晨02:03

邮报记者撰稿

寺院大门附近戴口罩僧人与DSI官员推搡,军警联合部队法身寺内搜寻宗教领袖法胜法师仍无结果。(Pattanapong Hirunard摄影)

政府星期一宣称继续搜寻极富争议性之法身寺,声称没有任何地方不在法律权限之内。

星期一,僧侣企图驱赶警方人员时发生推搡事件。事件发生后已架起拒马,以防类似事件再度发生。寺院方请求官方不要截断水电供应,以免影响附近居民生计。

警方增加调集26个连警力(译者按:大约3,000人),加入行动。特案厅(DSI)向警方报案称冲突之中数名特案厅官员受伤。

此次艰苦对立开始于5日前,警方进入巴吞他尼府法身寺搜捕据称涉嫌空赞信用合作社巨大盗用公款丑闻之该寺前住持法胜法师。

相关新闻:高僧罔顾警方传票

星期一早晨,数十名僧人试图阻止警方经由寺院5及6号门进入寺院搜查引发冲突。警方称数名警员及法身寺支持者受伤。

行动第5日结束时仍不见法胜法师踪影。有传言称,引用临时宪法第44条之戒严令即将撤销。

此一戒严令授权执法人员管控法身寺及其附近地区,严禁外界进入管控区,以便前次遭受信众阻碍未能进入寺院之执法人员入寺搜捕未按传票指令前往特案厅(DSI)办公室聆听控罪之该寺前住持法胜法师。

引用总理巴育将军所言,政府发言人Sansern Kaewkamnerd少将称此次仅属执法行动。

Sansern Kaewkamnerd少将声称,“行动主题为严谨执行法律行动,以免此次事件造成不良先例……法律无法在此施行。政府无法忍受如此事件,法律规条必须严格执行。”

Sansern Kaewkamnerd少将同时宣称,总理正严密注视此次由特案厅(DSI)及警方联合执行之行动。该少将称,有关方面明白此事件之敏感性,因此行动中采取高度审慎态度,执行此次行动绝非易事。

政府发言人同时提醒新闻媒体要小心报导此一事件,因为某些寺院支持者正试图歪曲事实中伤政府官员。

他说某些人正试图将与事件无关之佛教牵涉入此争议性事件,坚称政府当局只是借故将法胜法师牵涉入此一刑事案件。

搜查行动在第1省警区、第7省警区、首都警区之支援下,由特案厅(DSI)负责执行。军队方面则在寺院外围负责维安及预防外界携带武器进入寺院。

副总理Prawit Wongsuwon将军同时宣称,执法当局只是执行法律规条,不确切执行此一逮捕令者,将面临玩忽职守之控罪。

副总理称:“法胜法师在此行动中是否被逮捕并不重要,主要在于逮捕令之执行。执法人员必须能够搜查该区域内每一方寸地方。”

副总理同时强调执法人员必须向民众、僧侣及寺院支持者解释清楚,他们只是在执行法律规条。副总理否认此次事件属于严重冲突,只是对峙之中发生轻微相互推搡而已。

司法部长Suwaphan Tanyuvardhana表示他将任由执行官员决定如何处置大量涌入法身寺之僧侣及信众。

该部长同时否认当局意图接管法身寺、逮捕及迫令僧侣还俗,及阻止寺内僧侣参加今明两日在巴吞他尼府Wat Khien Khet寺院举行之巴利语考试。

司法部长声称,“即便搜捕法胜法师行动失败也可以接受,但是我将会请求最高僧伽委员会、负责运作法身寺的高僧,及政府官员取同一方向通力合作解决此事件,以维护社会秩序。”。

执法当局目前正在盘问声称亲眼见到法胜法师星期四逃离寺院的Thammasak Charuthammo法师。星期日,寺院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全国为数数十万的法身寺支持者共同护法,压迫当局结束包围行动已引致事件更趋紧张。

 

http://www.bangkokpost.com/news/general/1201865/

泰國法身寺被接管‧寺內僧侶無法外出化緣 法身寺公告懇求解除禁令

0

泰國法身寺被接管寺內僧侶無法外出化緣 法身寺公告懇求解除禁

February 21, 2017


大批信徒和僧侶周一聚集在法身寺外,要求政府停止搜查行動。(路透社)(曼谷21日綜合電)泰國軍政府對國內面積最大、最富佛寺法身寺展開搜查,法身寺19日發公告,指政府動用處理國家安全危機最高法令、即臨時憲法第44條,來搜捕法身寺前住持法勝法師,要求政府停止相關行動。

法身寺聯絡部主管帕薩尼翁悟悌旺叟的公告說,法勝法師是泰國德高望重的高僧,因被懷疑所收受捐款中部分來自一位信徒的贓款,而捲進洗錢風波。由于多次傳訊未到,政府動用了權力最高第44號令,及泰國各地上萬警察及數十萬軍人,封鎖寺院內部及附近區域。該這法案明文保護所有執法人員的一切行動都被視為合法。

配合調查

公告說,法身寺創寺40余年,平日一直有許多信眾與出家眾在寺院從事各種修行活動,這次行動造成大眾不少驚慌,也引起國內外關注。

公告指出,對于執法人員搜查寺內所有建築物及寺院周邊各處,法身寺全程盡一切力量配合及提供官方所需一切。

對于不斷有信眾聚集到寺院,公告說,這些群眾並非全部為法勝法師之事而來,而是多數有親人在法身寺出家,是擔心他們的安危而來,其中不乏出家僧侶之父母、祖父母等。他們同時亦因有傳言稱政府即將佔用寺院辦公室作為政府部門工作場所,而為法身寺憂心。

帕薩尼翁悟悌旺叟懇請政府考慮取消臨憲44條之禁令,還寺院眾僧以自由。由于政府的行動,寺內僧侶無法進行日常工作,甚至無法外出化緣。也有僧人外出后,竟遭阻攔不准入寺。

此外,下周即將舉行全國巴利語考試,由于擔憂寺內僧侶及沙彌屆時無法離寺赴考,懇請批准國家佛教協會指派最高僧伽派監考官到法身寺主持考試。

針對有媒體指當局即將截斷法身寺之水電供應,該寺也請求政府取消此舉動。

出家僧眾被要求還俗

慧海深感悲痛

(吉隆坡21日訊)法炬山開山宗長慧海大和尚公開譴責泰國軍方動用臨時憲法第44條,令出家僧眾即刻還俗 (disrobe),此舉令全世界的每一個佛教徒深感悲痛。

慧海大和尚在文告中指出,泰國是一個佛教國,這一次動用臨時法草案是前所未有,理應保護與維護出家僧眾,而不是要求出家僧眾還俗。法身寺晉為泰國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寺院,泰國軍方此舉也為國際之間的佛教製造了更緊張的局面。

慧海大和尚希望軍方能取消臨時法草案第44條,讓該寺的出家僧眾繼續留在寺院,為他們的國土,社會以及人民淨化心靈。

慧海大和尚是針對法身寺日前其聯絡部主管法師帕薩尼翁悟悌旺叟在面子書上的貼文如是回應。

慧海大和尚說,“雖然我們都在不同的國土,但是我們卻在同一片藍天裡,我們熱愛佛教,我們肯定三寶給我們的力量,祈願大家能一起以持誦《藥師經》回向給泰國的佛教。”

法炬山屬下寺院信眾,大馬佛教大學院生、淡馬魯佛教會、文德甲佛教會等已在過去幾天一起持誦《藥師經》回向給泰國佛教,祈願能安然度過此次的災難。

慧海大和尚同時呼籲國際的佛教組織一起站出來,捍衛正法正信的佛教,祈願正法永住。

(中國報)

 

365 NEWS

http://wp.news365.my/?p=273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