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Blog Page 9

泰国真的是佛教国家吗?为什麽利用法律来欺轧迫害比丘!

0

 

受戒出家,等於在佛陀的法戒上出生,所以比丘的年龄是从受比丘戒的第一天算起,叫做戒腊。如果是新出家的八十岁老人,也要向二十岁但比他早出家一天的年轻人顶礼跪拜。

目前泰国的法律对比丘有不公正的地方,如果哪位比丘列入刑事案件的可疑人物,然後案件还没有审判的结果,但如果审查人员认为要控制他,或法庭不允许担保释放,就必须立刻断除出家的身分,先给他还俗。他们想得太简单了:若无罪就再受戒出家。

此案件,若跟在家人的案件对照,就如同讲说:若可疑人物被控制不释放,法律规定要先处死,如果审判结果无罪後,他还可以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泰国曾经发生许多此案件,审查人员不批准担保释放,而先责令比丘还俗,例如,贴斯林寺的悟东长老,被指控有关徽章事件,被先令还俗,但最後法庭审判他无罪,谁负责任呢?逼他接受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心愧疚致死。

尤其泰国法律是属於控诉系统,警察先写定罪,给被告者到向法庭解释,这非常危险,比丘们随时可以被欺轧责令还俗。

如同法身寺的案件,在一个月短短的时间内已被控告了三百多个案件,而且每一个案件都有命令先送比丘到法庭入牢,不准担保释放。这些案件虽然法庭还未审判,但比丘难逃在三百多案件中有令还俗的危险,一不小心就死离出家身分。

伊斯兰教还可以呼吁国家特定伊斯兰教法,为什麽佛教不能平等对待呢?时间已到,要停止这种忽略的法律,逼人还俗,杀害比丘破坏佛教的法律。因此,我们在此呼吁:

一丶若审判案件还未结束,务必令比丘还俗;

二丶禁止跟比丘使用控诉系统;

三丶设定僧人的法庭,来审判比丘的案件,让僧团代表当审判委员,间用法律和佛教戒律为审判的原则,若证据不足就结束案件,若证据足够再执法。

四丶为保护比丘的形象,而在寺院内进行审查。

五丶如果是大众在注意大案件,因为全世界的比丘都使用佛陀的戒律,所以要请国际佛教单位参加审查。

 

"停止跟比丘使用控诉系统停止,逼迫还俗杀害比丘!"

警察和军队阻止水车进入市场

0

 

2017年3月7日,在靠近法身寺的klongsam市场, 有一批法师, 沙弥和居士因44号法令无法进寺院,暂时居住寺外保护寺门。今天警察和军队阻止水车进入市场内,令饮用水无法补给,最后通过法师与警察沟通协商后,批准一辆水车得以进入市场供应水给僧团和居士使用。法师依然保持清净心发慈悲观给军人和警察。

 

听泰国留学生来说法身寺

0

文/〔泰〕程明贞

(北京大学哲学系佛教专业博士研究生)

   泰国具有“佛教之国”的称号,佛教文化早已融入泰国人民的思想意识及生活习惯之中。但意想不到的是,如今泰国最大的佛教寺院——法身寺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2017年2月16日,泰国军政府引用临时宪法第44条,将法身寺及附近地区划为“戒严管控地区”。政府授权执法人员任意包围该地区,进行逮捕、搜查、拆除、损毁、截断寺院内部民生水电供应、禁止寺内外僧人及公众自由出入、断绝粮食供应及罔顾生命财产等暴行,甚至逼迫寺内僧侣即刻还俗。且所有执法人员皆受对一切法律责任豁免权保护。泰国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在临宪第44条的掩护下,包围寺院,无限期执行管控,且无需向公众发布这次行动的时间限制。

 

政府动用近5000人的军警联合部队包围法身寺的借口是搜捕法身寺前住持,72岁高龄的法胜法师,声称法胜法师干犯接受赃款及洗黑钱等罪行。

 

指控源于法身寺某一功德主盗用公款,且将部分款项捐赠法身寺,作为建设宗教场地之用。法胜法师不知道也不可能询问所捐款项的来源,代表寺院接受了捐款,并在知悉案情后即将捐款归还,竟然还是遭到同案指控。案件经法庭审理,主被告定罪,而法胜法师被证实清白宣判无罪。负责案件的特别案件调查厅(DSI)不服判决,将原盗用公款指控拆分为接赃及洗黑钱两项罪名,企图反复控告。目前,对法胜法师所发出的逮捕令,并非是经过法庭定罪,而是起于法胜法师因为患深度静脉栓塞,经医证明不能按特案厅(DSI)传票前往指定地点“聆听”宣读控罪。特案厅(DSI)拒绝接受政府医师的证明,并拒绝派员来寺进行宣读控罪而径自签发逮捕令。

 

法胜法师拒不到案的原因有二:一是老法师身患血栓塞重症,移动可能造成血管堵塞而丧命。二是泰国僧伽法令有规定,僧人一经刑事扣押即强迫其还俗。

 

军政府此举完全漠视国际法律法规,置虔诚信奉佛教的僧俗民众于非法逮捕的暴行中。

 

事至今日,尚有许多人在未了解法身寺的真实情况下,随泰国媒体单方面的报道批评法身寺及法胜法师。在此,笔者作为一名亲身体验过法身寺各种活动且来自泰国的留学生,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法身寺。

法身寺自创立以来已有47年,一直以促进世界和平为首要目的,并为复兴民众的道德价值观举办诸多活动,信众源源不断地增多,且分布在全世界各地。法身寺的主要工作在于培养人才。寺院初创期,寺内只有四、五位比丘,而现在却已聚集了几千多位僧俗大众,其中大多是学修有素、能担当管理和弘法事务的人才。这些人才的汇聚和培养并非一日之功。

大学生的培养——“佛法薪传者夏令营”

从很早开始,法身寺就在曼谷组织青年佛学社。佛学社由在校大学生组成,学生中的学佛积极分子担任领导,出家人只起指导作用。佛学社是寺院和大学生之间联系的中介。每年暑期,佛学社都要组织许多青年人到法身寺参加“佛法薪传者夏令营”。每一位营员都要持守八戒,并在行、住、坐、卧中如比丘一般守头陀行一个月。

 

从1979年开始,法身寺开始举办团体剃度出家夏令营活动,夏令营营员以比丘或沙弥戒律训练一个月,之后可依各人的意愿还俗。正是这样的夏令营为法身寺培养了许多多元人才。有的人大学毕业后出家为僧,献身佛教;有的人来寺院做常住的八戒居士,参与管理和弘法工作;许多人即使毕业后走向社会,也仍然是寺院的护法。

 

学院学生的培养

——“道德之星(V-Star)”活动

从2006年开始,法身寺以培养学院学生道德为目标,举办了“道德之星(V-Star)”活动。这些道德之星将成为全国青少年道德方面的好榜样,另外还成为社会和身边之人的道德复兴的中心。这个项目得到政府教育部的支持,被认为把佛陀所教的法全面应用,把家庭、寺院和学校的关系拉近。

 

每个“道德之星”都按照佛教方式训练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从起床到睡觉训练戒律、尊敬、容忍,同时促进社会发展家庭、寺庙、学校的活动,而举办“道德之星”社团学习知识,同时通过先进的媒体连续学习三个月的佛法,可以明显看到,孩子们行为的显著改变、家庭和全国社群的改善,以及活动后收获的满意成果。

 

2008年,法身寺成为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等青少年道德之星聚集的中心,他们为了参加法身寺第一次举办的青少年道德之星活动而汇聚于此。2009年12月,法身寺举办第二次青少年道德之星活动时,参加人数达50万之多。

 

社会善人的培养

——“十万男子短期出家”活动

除大学生及青少年的培养外,法身寺每年在雨季安居阶段都会举办十万男子短期出家活动,聚集全国年满20岁的男子参加活动,学习佛法。参加者经过一个月后的培训后,即可披上神圣的袈裟,成为真正的僧人,认真清净修行三个月,为自己的生命增加福德。出家不仅仅是剃头披衣而已,更是在锻炼、实践并体现佛陀的教育。

 

泰国法身寺

以上内容仅是以培养人才为例而已,法身寺多年来持续举办这些活动,即可以复兴道德文化,有为社会乃至国家培养出诸多具备道德的人才。法身寺对社会的贡献远不仅如此,笔者真心希望社会大众能从不同角度了解法身寺,能透过理性观察认清事件真相。虽然,尚没有人能知道这一事件将会如何落幕,但仍殷切希望泰国执政当局早日停止使用临时宪法第44条,停止不当行为,撤出军警,还僧俗两众人的正常生活,早日恢复国家稳定。


回复消息“微电台”

收听音频讲座与唱颂

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声明 2017年3月4日,上午9时

0

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声明

2017年3月4日,上午9时

 

临宪第44条针对法身寺至今,已造成两起死亡事件。最近一起发生的原因是包围法身寺的路障阻碍了急救人员,以致未能及时抢救死者。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深感痛惜,希望此类事件不再发生。吾等现今将另行协商操作方式,以便再次遭遇如此状况时,能及时有效地保护伤病者。

 

多年来,在为庞大的群众提供服务方面,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累积了丰富的经验。本队除拥有完善的病患转移系统及应对方式外,还与政府部门、紧急医疗组织及1669紧急应对组都有紧密的联系和有效及良好的合作。然而,如今临宪44条之下,本队与外界已无法通畅联系,故此恳请特别案件调查厅(DSI)当局及政府各部门,基于人类应有的悲悯及慈悲之心、执法不忘基本人权及病人应有的接受急救之权益,以人为本而操作如下:

 

1、撤除临宪44条,解除法身寺及周边地区所有路障。

 

2、 恢复互联网、手机信号及其他所有通讯方式。

 

3、 准许及颁发紧急事件通行证予急救人员及车辆,以便该等人车能及时挽救生命。

 

4、与第三方机构建立应急机制,提供法身寺僧侣、信众、员工及周边地区居民等有效与及时的急救服务,尤其是Khlong Song、Khlong Sam及Khlong Si 地区。

 

5、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本身具有应对寺内僧众、信众及其他人员的有效器材,以及多年累积的足够经验,同时本队已领有合法证照可执行任务。除却急需外界协助情况之外,本队足以应对寺内一应需要,可协助政府部门减低应急压力。

 

6、目前,本队所属志愿者医生、护士及应急人员足够应对法身寺内10,000人所需之医疗服务。但是,长时间堵截已令寺内本队人员因无法轮值休息而疲累不堪。吾等恳求当局准予本队被阻截在寺外的志愿人员入寺,与现有队员轮换。恳请批准每周2次,每次10-15人轮换。

 

7、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请求与1669紧急应对组织建立转移伤病机制。

 

8、考虑到寺内为数已过大半民众的轻微伤病情况,虽然本队足以现场应对,但是目前基本医药用品已严重匮乏。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现恳请当局,批准吾等采购急需药品及医疗用品,以应急需。

 

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诚挚铭谢政府当局、社会各界及1669紧急应对组织赐予吾等眷顾及合作,造福寺内僧侣、沙弥及俗家弟子大众。同时祈求特案厅(DSI)及政府当局,批准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所恳求,以免悲剧再次重演。

 

法身寺志愿紧急医疗队

佛历2660年3月3日

法身寺信众正式公报 2017年3月3日上午9时

0

今天是军政府对法身寺实行违反人权行动的第16天

 

1.Patana Chiangraeng女士死亡事件的真相。

 

1.1Maha Noppol法师于13:31时与DSI联系,此时Chiangraeng女士已经往生,法师和一行人员是进入死者住宅的最后一批人。

1.2死者居住在寺院后大约1.5公里处,虽然手机及互联网讯号被截断,但是死者所居住的地区仍有微弱信号,仍可以用Line与外界联系要求送来一个哮喘吸入器。但寺院里几乎无法以手机与外界联络。

1.3负责法身寺附近地区的急救人员(1669)虽然接到紧急通知,但却无法通过军警设置的路障。

1.4我们确定,虽然死者居所是在法身寺外,但仍属于临时宪法第44条所指定的戒严管控区域内。

1.5我们确定,死者是一位医药界人员,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她一边清楚地向负责法身寺地区急救中心担任护士的朋友索要一支哮喘吸入器,一边她处理当时发作的哮喘症状。急救人员耗费了极长时间要求批准通过五处警方依临宪44条架设的路障,再加上手机及互联网信号的截断,最终造成了死者不能及时得到急救。

 

2.空赞信用合作社案件的真相

2.1法胜法师与素帕猜先生一同被指控,原因是素帕猜先生捐献了信用合作社的钱给法胜法师。目前素帕猜先生的案件仍在法律程序进行期间,法院尚未定罪。针对法胜法师的所谓逮捕令,是指控法师因重病而未按传票指示到特案厅接受调查。

2.2法身寺信众为了帮助空赞信用合作社案受害人而发动筹款,筹集了10.57亿泰币的款项归还给空赞信用合作社。而其他曾接受素帕猜先生捐款的机构则完全没有类似动作。令情况更恶劣的是,特案厅(DSI)查封了空赞合作社38亿泰币的资金。目前,针对此事空赞信用合作社正威胁向政府采取法律行动。

2.3虽然政府表示愿意归还空赞信用合作社10亿泰币,但是到目前为止政府仍未有任何实际行动。

2.4当法身寺信众将所筹募到的,等同于素帕猜先生捐给法身寺的款项,归还给空赞信用合作社后,该社已经撤销对法身寺的民事指控。因此,此案件已经没有原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mWYASMpsV0

2.5到目前为止,政府已经为动员如此庞大部队搜捕法胜法师耗费了4,800万泰币(大约每日300万泰币)。搜捕原因是,宣称法胜法师造成了空赞信用合作社存户的损失,但实际上是此事根本不再与法胜法师有关。政府如此行动的背后是否另有用心?这样的看法如今在泰国已是甚嚣尘上。

2.6为何不把这次所花费的4,800万泰币给还空赞信用合作社,帮助一下陷入困境的信用合作社及其存户,而是花在这样一个行动上?这里面是否另有隐情?

2.7警察和军人的职责是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把这么大的力量花在包围法身寺而不是保护国家和人民上,合理吗?这样做,不但浪费了军警力量,还造成了急救人员无法进入戒严管制区、无法及时施救,最终造成了这位女士的死亡。

 

3.国际机构最近的行动

3.1世界佛教协会在韩国釜山召开了会议,虽然法身寺事件并非原定议程的内容之一,但是最终还是成为会议中热议讨论的事项。与会成员都得到了此次事件详细的解释,及对法身寺严重侵害人权的报道。

3.2英国外交及英联邦办公室知晓了此次法身寺所遭受的待遇,将由英女皇陛下驻泰王国大使、外交与英联邦事务国务大臣、国会议员Alok Sharma先生安排与总理巴育上将作有关人权及宗教自由之会谈。

3.3欧洲佛教协会确认已致函联合国,对泰国军事政府罔顾人权任意引用临宪44条一事,向联合国要求协助。

 

4.法身寺及信众遭到政府官员非法对待

 

4.1特案厅(DSI)所持搜查令已逾期,但仍继续逗留。如此行为令寺院僧人、沙弥及信众极度担忧。如此行事显示另有所图。特案厅人员未经寺院同意,随意、随时进入寺院,甚至夜间亦任意出入,任意剪断通讯电缆、拆除保安闭路摄像镜头、任意扣押寺院保安人员。

所破坏的寺院财物如下:

1.8号闸门保安摄像镜头(通往Klong Song)

2.7号闸门保安摄像镜头(寺院正门)

3.1号闸门附近通往大雄宝殿道路的保安摄像镜头

4.1号闸门通往Klong Sam道路的保安摄像镜头

5.100泰亩地区,铸佛像工厂的保安摄像头,4号闸门附近的卫星天线(通往Klong Sam)。这些用具皆为信众供养以作宗教用途,却遭执法人员无故摧毁。

4.2军队命令寺院工作人员搬离150泰亩地区的工作人员宿舍,目前工作人员已在平日关闭的禅定室暂住。

4.3今日,超过60位在寺院外Muangkaew Manee商场及Muangkaew Manee住宅区的街头小贩一同求见巴吞他尼府首长,要求批准他们在该地区经营。这些商贩的经营场所皆因此次引用临宪44条而遭封锁。16日以来,商贩因禁止经营导致面临绝境。

 

5.公告

临宪44条判令下,法身寺及周边地区已被划为戒严管制区,被禁止出入。原定为南部四省323座寺院筹集2017年3月份接济物资的法会已不可能举办。此一法会为法身寺13年来第126次筹集接济物资法会,其目的为筹集物资接济南部四省的军人、警察、教师、学生及佛教徒,以作鼓励各界在南部四省维护国家稳定和平之用。

世界佛教青年会(WFBY)根据泰国外交部的新闻声明澄清

0

世界佛教青年会(WFBY)根据泰国外交部的新闻声明澄清

世界佛教青年会(WFBY)根据泰国外交部的新闻声明澄清2017年2月21到25日在釜山举办的第78届世界佛教青年会执行委员会会议。

  • 第78届世界佛教青年会执行委员会会议由韩国釜山海东龙宫寺主办,并由德高望重的海东龙宫寺Shim San法师主持,他也是韩国波罗蜜多青年会的会长。
  • 2017年2月23日,第78届执行委员会会议的议程已提前一个月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我们的主办方和董事会成员,因此并没有反映现今的法身寺的事件。由于这种持续的冲突严重影响到泰国佛教协会以及全球佛教,执行董事会的决定提出的法身问题会议期间的一个特殊议程。
  • 泰国一直是众所周知的全民笃信佛教的国家,僧侣在泰国享有崇高的地位,受民众尊敬和爱戴。法身寺被誉为泰国最大的一所南传佛教寺院。在新闻和社交媒体所报道的图片中得知,DSI(特别调查部)派出警察和军队的联合部队共约5000人,侵犯了一所民众崇拜的圣地,搜遍法身寺的每一角落,严重侵犯寺院的隐私。在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上所见的一切,引起全世界佛教的热切关注。泰国作为世界佛教领袖和弘扬佛法中心,泰国政府如此冷酷无情地对待佛教寺院的话,我们担心未来其他国家会跟着效仿。
  • 经审议后,执行董事会的观点一致地认为,泰国用临时宪法44条对法身寺的进行搜查,对于一个合法的南传佛教寺院是完全不合理的,有滥用法律和侵犯对寺院和公民的权利之嫌疑。据得知,在联合部队搜寻的头三天期间,法身寺的僧众和工作人员们积极配合,并提供了食物等充分的援助。

随着局势恶化, 从新闻和社交媒体的报道中,有些僧众和信徒在联合部队强行搜查的过程中受了伤,联合部队对僧众和信徒施暴的画面频频出现。目前僧众和信徒大约有一万名仍被困在法身寺寺院里,食物和饮料已经严重欠缺。因此,执行局一致同意向泰国最高领导人,泰国总理提出上诉,立刻撤消对法身寺的第44条法令, 并按照佛陀的教诲以和平友好的方式解决这一起事件。

 

  • 法身寺,作为泰国最大的合法南传佛教寺院之一,却受到如此政治迫害,如若被侵灭的话,我们相信泰国其他的寺院都将难逃此厄运。就此,参加会议的十个国家包括韩国,代表世界各地40多个国家以及全球佛教领袖联盟签署了呼吁书。
  • 因此,该组织副会长Lye Ket Yong博士已于2017年2月27日(佛历2560年)向韩国首尔皇家泰国大使馆提交信函。 文件记录号为84/2560和85/2560。
  • 2017年2月26日(佛历2560年)星期日,海东龙宫寺在大佛日后的隔天举行了诵经祈福法会,祈愿泰国和世界各地全球的人民和平的祝福。

世界佛教青年会积极协助这次法会,祈求泰国的和平。来自泰国,缅甸和孟加拉国的佛教青年会的代表亲自到场参与祈福法会。

  • 针对这一事件,基于平等尊重的原则,世界佛教青年会(WFBY)的目的是协助恢复在全世界众所周知有700多年佛教历史的“佛之国”泰国的美好形象而不是破坏该国家的形象。

此外,我们作为一个国际佛教非营利组织,保护和维护佛教是我们的职责,世界各地的寺院能保持正常运作并延续弘扬佛法,让佛法真理得以代代相传。

 

 

Heero Hito博士

秘书长

世界佛教青年会

一场劳民伤财、不真实及其中可能有阴谋的对峙

0

 

Tan Hui Yee陈慧怡(音译)

区域通讯记者

2月28日,2017年, 05:00星加坡时间

译自2017年2月28日新加坡海峡时报

 

相距大约10米的距离,一边是大队警察抵御着肩并肩坐在地上的群众,另一边是路障阻碍着的一座帐篷,扩音器里播放着维护被搜捕的法胜法师名誉的广播。

 

泰国的军事政府和泰国最大的佛教寺院在这里展开一场意志力的较量。整件事劳民伤财、不真实,甚至充满阴谋。

 

曼谷近郊,以大规模的宗教活动和那座像飞碟的建筑物闻名的法身寺,无意中在这里和2014年夺取政权的军事政府展开了对抗。

 

大约4,000军人、警察以及其他公安官员由2月16日开始包围了这所寺院,希望能逼迫寺院荣誉住持出来。这位住持据称涉嫌接受一间信用合作社盗用公款案的赃款,同时还有涉嫌占用政府土地修建宗教场所等的指控。据政府官员称,该寺院还有300条以上,包括阻碍警察执行公务到非法潜建等各种控罪。

 

72岁的法胜法师多次以重病为由,拒绝依传票指示到案。至今未见踪影。

 

官方声称对相当于星加坡植物公园四倍面积的寺院仍未完成搜索。可是大群寺院信众在寺外聚集守护、支持寺内抵抗执法机关驻扎在寺内的信众。他们质疑政府的真实目的,认为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是夺取对寺院的控制权。“我们做什么都不对,连上厕所都被视为犯法。”上周,一位老年信众用颇为低俗的泰国口语向海峡时报记者抱怨。

 

僧人接受信众的布施。在军政府动用其无上权力搜查寺院期间,寺院向世界媒体求助,声称寺院内的食物供应已经被政府截断。照片来自路透社。

 

总理巴育上将拒绝取消引用临宪44条签发的命令。依照军事政变后所订定的临时宪法,该临宪第44条授予执政者全方位、无可超越的极权,只要声称与国家安全有关即可签发任何行动命令。当初希望这次的搜查行动不至于造成任何伤亡,但是,上周六晚间一位抗议引用临宪44条的男士在一座电话信号塔上自尽,最终破灭了这个希望。

 

巴育上将的政府声称,此次行动仅是为了执法而已,但是现实上看来这种说法似乎有问题。尤其在一些有影响力人士的对话中,显示出对法身寺另有安排。

 

例如,前议员、宪法起草人Paiboon Nititawan先生在一次路透社的访问中称:“必须指派这所寺院以外的人来当住持,将寺院引导上正路。”

 

在此同时,寺院方发起了复杂的国际媒体行动,呼吁这次行动违反了人权及宗教自由。

 

在一张信众广泛传播的照片中可以见到,一个小沙弥正打开一杯方便面,据称政府已经截断了寺内的粮食供应。在缅甸,僧人Ashin Wirathu领导信众在曼德勒街头游行表示支持法身寺。

 

为防止寺院与外界接触,泰国政府当局截断了寺院及附近地区的互联网及手机服务讯号。

 

周日,寺院挂出了一条巨大的条幅,上面用英文写着:“我们需要食物”。

 

不信任的气氛弥漫在法身寺,人人都担心由政府的间谍或是意图激起严重对抗的第三方人员混入寺内。

但此次事件还不至于像1993年美国发生的邪教与执法人员的对抗,当时事件导致76人死亡。

 

泰国军事政府正小心翼翼地对待此次事件,避免激起泰国绝大多数是佛教徒的社会的反感,还不敢采取像以往对待反对派的那种严酷手段。

 

政府发言人Sansern Kaewkamnerd向公众暗示,执政当局准备长期应对僵局。

 

该发言人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称:“在对待民众多的敏感事件里,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该件事需要时间。”

 

可是问题在于,动用了这么巨大的人力物力后仍然搜捕不到,政府该如何找台阶下。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a-gruelling-surreal-and-potentially-sinister-stand-off